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我是不是没有告诉过你我喜欢你

这个人怎么这么棒,这个人怎么这么棒,这个人怎么这么棒…………………………………………x∞

锁青桐:

*现代paro

*幽灵安 x 人类雷

*一发完 HE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克已 给我宝儿期末考打call(虽然已经考完了x


——————————————————


*

雷狮发现最近两天家里总是会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比如前天他回家的时候发现出门之前关上的窗户被人打开了,再比如昨天他在收拾书房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经常拿来翻的一本书上多了一些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标注,甚至他还在他的日记本上发现了一串一看就不是他字迹的文字。


雷狮觉得他是时候会会这个人了。


于是这天晚上,他只留了客厅的一个小夜灯,然后窝在了沙发上。


差不多半夜三点钟的时候,雷狮听到耳边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猛得睁开眼睛一看,发现了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人正背对着他,手里还在鼓捣着些什么。


“卧槽…”


雷狮轻轻地骂出了声,他慢慢地坐直了身子,顺手拿过了手边的水果刀。


他刚想起身看看那个人的模样,结果那人就转过身来了,手上还端着一杯红酒。


那人好像也被沙发上的雷狮吓了一跳,他挑了挑眉,然后把红酒象征性地朝雷狮的方向碰了碰后,抬头喝掉了。


“…你是谁?三更半夜的你来我家干嘛?”


雷狮紧了紧手里的水果刀,尽量压住自己颤抖的声线道。


那人把空了的酒杯轻轻地搁在了茶几上,他抬头认真地看向雷狮道:“你家的红酒不错,下回记得多存点。”


那人看雷狮并没有理他的意思,有些扫兴地撇了撇嘴。


“我叫安迷修,是个幽灵。”


雷狮听罢看了安迷修一眼,然后把手里的水果刀放回了原位,抱枕也被他扔回了身后。


“大哥,你早点睡,我也要去睡了。”


雷狮打着哈欠边跟安迷修打了个招呼后就进屋了。


第二天早上,雷狮一睁眼就看到了蹲在床边的安迷修。


“卧槽!你他妈有毛病啊?!你蹲在这不是存心想吓死我么?!”


安迷修无辜地眨了眨眼,有些委屈道:“我不是想叫你起床么?”


雷狮一听直接翻了个白眼,“有你这么叫起床的?!”










*

“话说你为什么还不走?”


雷狮边站在厨房煎着蛋边问道。


“我的家就在这儿啊。”


安迷修端着一盆樱桃在雷狮身边晃悠着道。


雷狮没再理他,他把煎好的蛋放进了盘子里,又顺手从面包机里拎出来了两片面包,坐到了餐桌上。

雷狮这边刚坐下,安迷修就也跟过来坐下了。他看着雷狮盘子里的煎蛋,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樱桃道:“你还会做饭啊!我飘过好几家他们都是叫外卖的。”


雷狮吃东西的手顿了顿,“你还真当自己是幽灵啊,还飘。”


安迷修有些着急道:“我真的是幽灵啊!”


雷狮面无表情的戳着手里的蛋:“那你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可以实体化么?”


“我...”


安迷修低头看了看自己结实的胳膊和腿,“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雷狮慢慢地咽下了最后一口饭,“剧本不过关,重新想一个。”


安迷修趴在餐桌上看着雷狮往厨房走的背影道:“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啊?”


雷狮把手里的盘子扔进水池子里道:“你从这楼上跳下去,摔不死你我就信。”


安迷修听罢立马跳起来跑到窗户边拉开了窗户,“那你看好了啊!”


安迷修说完就真的跳了下去,而洗手池子旁边的雷狮却没想到这人这么好商量,他急忙跑到窗户边上往下望,看到了地上什么也没有才松了口气。


“这回你相信我了吧?”


安迷修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雷狮耳旁,把雷狮吓得一哆嗦。


“你下回走路能不能出点声啊?!”


雷狮一转头就看到了安迷修委屈的表情,他随即摆了摆手道:“不好意思,我忘记你是幽灵了,走路不出声。”


安迷修看着雷狮终于相信了自己后才又坐回了餐桌上抱起了自己的樱桃盆。










*

“所以这两天的怪异现象全都是你弄的?”


安迷修端正地坐在沙发上接受着雷狮的质问。


“是…”


雷狮看了看身边的抱枕和茶几上的水果刀,有些纠结。


“我不是故意的,”安迷修抬眼看了看雷狮,“就是觉得挺有趣的。”


雷狮没好气地哼哼了一声。


“你这个样子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雷狮见安迷修也有些困惑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你以前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么?”


安迷修摇了摇头,“从来没有过,这是第一次。”


“那祝你能早日飘走。”雷狮冲着安迷修举了举杯子,然后一口干掉了杯子里的水。


“你要去哪?”


安迷修看着雷狮起身往玄关走的身影问道。


“上班啊!要不然你养我?”


安迷修愣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你好好在家待着,不许乱动东西,听到没有?”


雷狮都推门走出去了还不忘把头伸回来嘱咐一句。


安迷修冲着雷狮挥了挥手后门就被关上了。










*

安迷修看着这偌大的客厅感到有些新奇。以往他只能在空中飘着看,而现在他真的能摸到实体的东西了。他从客厅走到厨房再走到卫生间,最后进到了卧室。


安迷修对这间卧室印象挺深的,他记得他今天早上就是蹲在这里叫雷狮起床来着。他看着面前深蓝色的床单,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摸了一下。


床单的面料比他想象的还要柔软,安迷修的眼睛亮了亮,他又伸出手摸了一下后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卧室。


卧室的旁边就是书房,也是安迷修唯一好好看过的雷狮家里的一个屋子。


安迷修那天也是误闯进了这间书房,然后还意外地在屋子里发现了雷狮的日记本。


他虽然知道看别人日记是不道德的行为,但他还是忍不住翻开了。


雷狮的日记简短的很,一般都是一两句话就完事的那种,甚至偶尔只有一两个字或者一个表情。但安迷修却每一篇都认真的读了,并且还没有控制住自己,在有一页的日记下面留下了一句话。


那是雷狮去给他母亲上坟那天写下的,他说“希望母亲可以在天国安好。”


然后安迷修十分诚恳地在后面写道,【天国真的一点都不好,除了两朵云以外什么都没有。】


安迷修一边读着自己留下的话一边满意地点了点头,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来着,从雷狮的书桌上翻出了根笔,又在那句话后面加上了一句。


【不过,我会照顾好你妈妈的。】










*

等雷狮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安迷修正窝在沙发上睡觉。


他走到安迷修面前左右看了看道:“原来幽灵也需要睡觉的啊。”


他随手从旁边拽过来一块布披在了安迷修身上后才慢悠悠地回屋了。


安迷修是被雷狮做饭的声音吵醒的,他坐起身的时候身上的布刚好滑了下来,安迷修低头看了看这块布,又看了看厨房里的雷狮,不自知地弯了弯嘴角。


“幽灵能喝酒么?”


雷狮边把菜端上桌边问着安迷修。


“当然。”


安迷修站起身子往餐桌的方向走去。


“喝多了小心猝死。”


安迷修有些无奈地看着雷狮道:“你就不能说我点好?”


雷狮十分遗憾地摇了摇头,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一顿饭下来,饭菜倒是没吃多少,不过酒可没少喝。


雷狮喝的比平常稍微多了些,两边脸颊红扑扑的,视线也开始有些模糊了。而对面的安迷修就像没事人似的,按他的幽灵理论,他喝的东西可能全都挥发到空气里了。


雷狮扶着椅子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安迷修见状也放下了酒瓶子要站起来扶他。


雷狮比安迷修想象中的要轻的多,雷狮的脑袋斜靠在安迷修的肩上,嘴里的热气也就尽数的洒在了安迷修的脖子上。


安迷修觉得自己可能要被蒸发掉了。


雷狮醉得还不算是特别厉害,他被安迷修扔上床的时候眼睛还不停的在眨巴。他躺在床上盯着安迷修给他倒水的背影喃喃了一句,“这人仔细看还是挺好看的。”


安迷修好像是听到身后有说话声,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雷狮早已经睡着了。他把刚倒好的热水轻轻的搁在了雷狮的床头,然后悄悄地关了灯,走了出去。










*

之后的日子先不说安迷修,雷狮倒是对自己这个老天给的舍友很满意。除了他每天都在家迎接自己回家之外,还可以听他讲一些幽灵趣事,有的时候雷狮心情不好了也都去找安迷修发泄,反正人家是幽灵,也不会跟别人随便乱讲。


而安迷修也就安安分分的待在了雷狮的大房子里,雷狮去上班的时候他就在家瞎逛,反正什么对他来说都是挺新奇的玩意儿。只不过他一直有一个愿望没有跟雷狮说过,如果可以,他想让雷狮带着他出去转转,哪怕只有一次。


但在有一天早上安迷修在站在厕所的镜子前面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变得有些透明了,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倒是什么都还在。他又抬头看向镜子里,然后便看到了雷狮那团乱糟糟的头发。


“你一大早上干嘛呢?”


“你又不用洗漱,起来。”


雷狮边打了个哈欠边拿手推着安迷修让他靠边站。


“雷狮,我…”


安迷修看着雷狮满是牙膏泡沫的嘴没再说下去,而是重新找了个话题。


“我想出去转转,可以么?”


雷狮停下了刷牙的手,他先是指了指安迷修又指了指自己,然后他看到安迷修点了点头。




雷狮最后选择了来带安迷修逛商场。


“这个地方我之前听我朋友说过,他们都来过这里。”


安迷修有些激动道。


“你的朋友,也是指幽灵?”


雷狮边扫了眼店里的衣服边问着安迷修。


“嗯,”安迷修看着面前一条蓝黄相间的围巾,刚想上手摸一下,却突然停住了手冲着雷狮道,“你在外面还是不要跟我说话了,除了你别人都看不到我,你这样跟我说话像个傻子似的。”


雷狮听了安迷修的话有些不在意道:“他们爱说什么说什么,”说着他看了一眼安迷修眼前的围巾,“你喜欢的话我买给你。”


安迷修愣了愣,这条围巾他的确是挺喜欢的,但...


但他是想买来送给雷狮的。


“不用了,我不是很喜欢。”


雷狮盯着安迷修看了一会儿后道:“那好吧,我们再去下一家看看。”






等到安迷修和雷狮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饭点了,雷狮拉开家里的冰箱看了看后回头问安迷修,“要不我们叫外卖吧,冰箱里实在没有东西吃了。”


安迷修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拿过了放在鞋柜上的一沓外卖单子。


“我记得之前看别人吃的这家,特别好吃。”


安迷修一边翻着单子一边给雷狮卖着安利。


雷狮把外套搭在了沙发上,脑袋凑了过来。“嗯,看着不错,就这个吧。”


雷狮刚想转个头跟安迷修说话,就看到了安迷修近在咫尺的绿莹莹的眼睛。


屋子里静默了两秒。


“你是不是偷用我的洗发水了?”


雷狮盯着安迷修的头发突然道。


安迷修这才回过神来,他一边整理外卖单子一边答道:


“可能是吧,我又分不清哪个是哪个,觉得你的挺好闻的,就用了。”


雷狮听罢笑着摇了摇头,“话说你打电话没?”










*

距上次安迷修发现自己变透明已经过了10天,他又一次站在了镜子前面。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这双用手就能穿过的手臂,有些不甘地咬了咬嘴唇。


他还想跟雷狮面对面说话,他还想让雷狮带他出去,他还想…


还想跟雷狮在一起。


安迷修赶在雷狮醒来之前套上了一套长袖长裤,他出厕所的时候雷狮正好刚醒。


“你怎么穿起长袖来了?家里很冷么?”


雷狮边揉着眼睛边问道。


“嗯,有点。”


安迷修熟练地把话接了过去,然后他看到雷狮点了点头后进了厕所。


安迷修知道自己应该撑不过这一周了,他觉得他得给雷狮留下点什么。


雷狮吃过早饭之后就去上班了,安迷修像往常一样送走了雷狮之后就跑进了书房,翻出了雷狮的日记本。


雷狮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就算是认识了安迷修以后,他依旧每天都花时间到书房记上一笔。


而安迷修却已经好久没有翻过雷狮的日记本了。


他打开到上次他看到的那页,正好也就是他刚认识雷狮的那会儿。


再往后翻,安迷修有些愣住了,雷狮的日记里几乎每天都会提到自己,而且字数也比以前多了。


安迷修努力地压住心底里那些不知名的情绪,翻开了崭新的一页,提笔写了下去。




这天雷狮回家的时间比以往要稍微晚了一点,手里还提了个纸袋子。安迷修扫了一眼也没多问。


晚上安迷修等到雷狮睡着了之后他才悄悄地推门走了进去,他看着床上熟睡的雷狮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


他刚想坐在床边发发呆地时候突然瞥到了角落里的纸袋子,在他的好奇心驱使下,他还是轻轻地走过去看了看。


袋子里装的是一条围巾。


那条几天前自己看上的围巾。


安迷修突然觉得眼眶有些涨,他又慢慢地走回了床边,手抚上了雷狮的脸。安迷修借着月光看着自己已经快虚成幻影的手,然后俯下身在雷狮的唇上印下了一个吻。










*

雷狮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没有看到安迷修。


他找遍了整个家还是没有看到他。


雷狮突然想起最早安迷修到自己家的时候他跟安迷修说过的话,他说“祝他早日飘走”。雷狮看着现在空荡荡的沙发,然后他就真的飘走了。


他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走向了书房。他拉开抽屉找到了他的日记本,然后有些颤抖地翻开了。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应该会给自己留下些什么。


雷狮一页一页地翻着,终于在快翻完的时候停下了,他紧紧地扣住了日记本的边缘,久久都没有松开。


那是一页崭新的纸,纸上面只留下了一句话:


【我是不是没有跟你说过,我喜欢你】










*

距离安迷修离开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雷狮的生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一个人上班下班,一个人做一人份的饭,然后对着空荡荡的房子自言自语。


他依旧在记着日记,因为他期盼着有一天安迷修可以看到。


这天雷狮下班回家的早,他走到小区楼下的时候往楼上看了看自己的家,却发现家里窗户的窗帘都飘出来了,他站在楼下停了一秒后忽然冲上了楼。


他打开门后却并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在玄关处站了会儿后抬腿往书房走去。


书房里,书桌上雷狮的日记本被摊开到了最新的那页,上面用黑色的签字笔写下了与雷狮截然不同的字迹。




—————【我回来了】
















Fin





评论
热度(393)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