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救·赎 (1)

让我们一起监督青桐太太不要坑【理直气壮】

锁青桐:

*现代/双刑警paro


*有一点点的瑞金


*未完 HE




给我宝 @克已 投喂ww


————————————————




“安队,这是新的报告。”




门外走进一人将手里的报告递给了安迷修,他大概看了一下后抬起头道:




“老规矩,不许向雷队透露一个字。”




“是。”




安迷修一边朝那人摆了摆手,一边抬头看了眼墙上的表。




12:00整,该吃午饭了。




他把刚拿到的报告小心地塞进了面前一个黑色的文件夹里,揣上钥匙后带上了门。




安迷修进这个分局已经有五年了,他也从当初初出茅庐的小警察混成了如今刑侦组的组长。从他的办公室到食堂的这段路上不断的能碰到和他打招呼的小警察,安迷修倒也不觉得累,每次都笑着冲他们点点头。




食堂的菜色没有什么新鲜,何况对于安迷修这个已经吃了五年的人来说,如今也就只剩下只要填饱肚子就好的理念了。




安迷修打了两个看上去还蛮有胃口的菜便转身准备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坐下,他四下看了看,然后好像突然看到了什么人似的,端着盘子往那边走去。




格瑞抬起头时便看到的是安迷修把餐盘放在了他对面的桌子上,正要拉开椅子坐下来。他们互相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最近忙什么呢?”




先开口的是安迷修,经过这么多年的共事他也知道格瑞并不是一个喜欢讲话的人。




“局长最近盯着的那个案子。”




“拐卖儿童的那个?”




格瑞边往嘴里塞了口菜边点了点头。




“你呢?”




安迷修拿筷子的手顿了顿道:“就还是那个案子呗。”




格瑞非常识趣的点了点头后便没再说话。




“话说你和你家那位最近怎么样了?”




格瑞听着安迷修的话脸罕见的有些红,他赶紧拿过一旁的牛奶喝了一口后才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挺好的。他最近刚毕业,在找工作呢。”




安迷修听后点了点头,他刚开口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不远处突然有个人朝他们这边跑了过来,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那人跑到安迷修和格瑞的桌子前面缓了口气后忙朝向安迷修道:“安队,局长有急事找你,他要你现在就过去。”




安迷修和格瑞对视了一秒后格瑞便马上开口道:“快去吧。”他有些略带歉意的朝格瑞点了点头,然后连忙起身出了食堂。




局长这个时候找他到底是有什么事呢?安迷修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回顾了一下近几日局里接到的案子,可哪个也不是他负责的啊,他已经有半年没有接过新的案子了。安迷修想到这儿突然停住了脚步,局长不会是想…




“叩叩叩!”




“请进。”




门内的声音传了出来,安迷修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后推开了门。




“局长。”




他冲着丹尼尔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您找我来,是有新的案子要我负责么?”




安迷修有些紧张的看向丹尼尔,他对于接下来从丹尼尔口中说出的话尤为在意。




丹尼尔看了安迷修一眼后岔开了话题道:“那个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安迷修听到丹尼尔的话心里一咯噔,和他想的一样,果然这次局长找他来就是来问这件事的。




“还在继续调查中,但可以肯定的是雷先生和夫人并没有做过什么违法的勾当。”




丹尼尔听后点了点头,然后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向安迷修问道:“这件事还是没告诉雷狮?”




安迷修刚要开口回答,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那人进来后看都没看安迷修一眼,直接甩了一沓资料到丹尼尔的桌子上后,转身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了。




“你们说什么呢?什么没告诉我?”




这位突然闯进来的人正是他们刚刚在讨论的主人公,雷狮。




丹尼尔看到突然闯进来的雷狮也只是惊讶了一秒后便又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了,他拿过雷狮带进来的资料翻了翻道:“你不是说至少得这周末才能回来么?怎么提前了这么多天?”




雷狮拿过旁边也不知道是给谁准备的水喝了一口道:“这不是事办完了,就赶紧回来看看呗。”




他说话的时候四下看了看,正好跟安迷修看过来的视线对上了,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秒后,又很默契地一同转过了头。




“局长,要没有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安迷修拿手捏了捏鼻子两侧,顺便缓解了一下眼睛疲劳。他觉得他现在再不走,可能一会儿就会听到来自他们局长的他最不想听到的命令。




“等等!正好今天雷狮也在,我就直接说了吧,”丹尼尔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已经猜到自己要干什么了的安迷修道,“我要雷狮和你一起负责那个案子。”




“局长!”




“局长!”




丹尼尔的话音刚落,屋子里便同时传来了两个声音。他感到有些好笑地看着他面前的两个人,这两个人怎么说呢?还真是默契十足啊。




“局长!您之前答应我的,那个案子只归我一个人管。”




安迷修的眉头紧皱着,他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发生了。




雷狮在一旁刚想张嘴反驳一下丹尼尔的意见,却被安迷修的这句话激得改了口。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要我跟他一起负责也不错。”雷狮丝毫不嫌事大的在一旁扇风点火了起来。




安迷修不用侧头就能知道雷狮现在肯定是一脸不服气的表情,他闭了闭眼,压下了想把面前他上司的茶杯砸碎的冲动,只留下了一句话后就开门走了出去。




“我先回去了。”




雷狮看着被安迷修刻意压下了力气摔上的门,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向丹尼尔道:“所以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案子啊?”




丹尼尔拿着手里的钢笔在桌上转了两圈后把它放回了原位,“你去问他不就知道了?”






安迷修瘫在椅子上看着面前铺了他整整一桌子的报告和资料,有些不自知的攥紧了拳头。他记得当时这个案子刚报上来的时候他就找局长谈过话,他要求局长把这个案子全权交由自己负责,而且不要跟雷狮透露半点有关这个案子的信息。当时局长也同意了,而且就这么过了半年也没有走漏一点风声。




那么现在,为什么局长又要告诉雷狮呢?安迷修怎么也想不通。他看着桌子上时间标着五年前的那份资料,小心翼翼地将它抽了出来。那是安迷修进分局之后拿到的第一份资料,也是他最不想回忆起来的,不想让雷狮参与进来的缘由。




五年前,他和雷狮刚好大学毕业,正面临着要找工作的问题。安迷修从高中起就有想学刑侦的想法,可雷狮却一直没怎么思考过这种事情,他当时就觉得顺其自然就好。




可就在这不久之后发生的那件事,才让他真正下定决心入了这行。




那天晚上外面下着瓢泼大雨,街上的车一辆接一辆的排着队,没有一点能动的迹象。车内副驾驶上的雷狮放下手机转头对驾驶座上的安迷修道:“我刚刚给我爸妈打电话他们没接,”雷狮皱了皱眉,“你说他们不会有什么事吧?”




安迷修感到有些好笑的看向雷狮道:“能有什么事?应该是在做饭没听见吧。”




雷狮有些认同的点了点头,毕竟他们因为做饭没听见电话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他看着外面依旧没怎么动过的一排排车道:“那你呢?这么堵你一会儿怎么回去啊?”




安迷修转过头严肃的看向雷狮道:“那要不就麻烦雷少爷收留我一晚上吧?”




雷狮虽说真能称得上是个小少爷,但这称呼从安迷修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不得劲。他清了清嗓子紧绷住没让自己笑出来道:“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车前玻璃上的雨刷在不停的左右摇摆,车内的两个人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现在所期待的种种事情,在之后每每想起来都会让人觉得心寒。




所以安迷修不曾一次的想过,如果他当时听雷狮的话尽可能的快一点就好了。




但那终究只是如果。








tbc



评论
热度(76)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