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救·赎 (3)

每天白嫖吃粮真好【升天】

锁青桐:

前篇→ (1) (2)


定时投喂 @咸鱼克已 


---------------------------------




雷狮听罢倒也没跟安迷修客气,用袋子裹着煎饼果子吃了起来。




安迷修启动了车子,顺便拧开了空调。




“说说你这个叔叔吧,你还知道什么关于他的消息么?”




雷狮把最后一口饼咽进了肚子里,接过安迷修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道:




“他五年前的时候进过一次医院,”雷狮把矿泉水瓶子塞进了手扣里,“期间去医院看过他的人寥寥无几,”雷狮想了想又道,“他还有一个女儿,我小的时候有一次无意中碰见过,但她眼睛好像不是很好,出门的时候一般都会带墨镜。”




“也是五年前…”安迷修突然转头看向雷狮,“你还记得你爸妈在出事之前都干过什么么?多小的事情都行,或者有没有比较明显的情绪上的变化?”




“我记得他们在我大学毕业前夕好像出过一趟差,”雷狮沉吟了一会儿道,“可那段时间我一直住在学校…”




雷狮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他转过身伸长胳膊拽过了后面的包,他仔细地翻了一遍后,拿出了一个牛皮封面的本子。




他当时只顾着自己的情绪,连他爸妈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整理,这些贵重物品还是之后警察局的人给他寄回去的。




“我爸妈每次出差之前都会在这个本子上记下他们要去的地方和要交易的东西,”雷狮边翻着手里的牛皮本边说道。




“交易的东西?都有什么?”安迷修疑惑道。




“早年的时候有做过人参的买卖,但之后人参很难搞得到了,就又卖过灵芝,雪莲,鹿茸,当归什么的。”




“那你爸妈最后一次交易的东西是什么?”




“夏枯草和决明子。”雷狮看着本子上的字一字一句的念道。




“那是什么?”




“是明目的药,”雷狮看着后面的字皱了皱眉念了下去,“交易地点,G市,时间…”




“怎么了?”




“我爸妈出事的那天是9月15号,最后一次交易的日期是同年的3月20号,这中间差了半年的时间,但我爸妈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却没再出过差。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跟你爸妈最后一次交易的人嫌疑最大。”安迷修接过了雷狮没说完的话。




“据我们目前得到的信息分析应该是这样的,所以现在重点是能找到最后一个交易的人。”雷狮从手扣里把刚刚塞进去的矿泉水瓶子拿了出来,他总觉得早上的那个煎饼果子吃咸了,嗓子干得不行。




“总之我们先去见见你叔叔吧。”安迷修使劲踩了脚油门,黑紫色的车身很快地在宽敞的高速上飞驰了起来,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了。






“一个双人间。”此时的安迷修正站在一家外观看上去还不错的宾馆前台,手里拿着他的黑卡有节奏地敲打着台面。




“不好意思先生,双人间全都满了,您看要不您换成两个单人间或者一间大床房?”




“那就一间大床房吧。”安迷修没多想就把卡递了出去。




前台小姐扫了一眼跟在后面玩手机的雷狮,再看了看面前付款的安迷修,极力压下了快憋不住的笑,把卡还了回去。




“先收您押金500元,等您退房的时候再拿这张卡过来,我再给您结算全部的房费。”前台小姐又拿出了一张套着包装的卡双手递给了安迷修,“这是您的房卡,房号是405,祝您入住愉快。”




安迷修接过房卡后便朝电梯处走去,雷狮看安迷修弄完了便也收起手机跟了过去。




这个点回宾馆的人极少,大多数都是忙着往外走的。安迷修趁着电梯上升的间隙抬手看了眼表,随着电梯内传来“叮”的一声后,他们相继走了出去。




“今天有点晚了,一会儿收拾一下就去吃饭吧,明天一早我们再去你叔叔家。”安迷修一边掏着刚刚塞进兜里的门卡,一边转过头冲着雷狮说道。




雷狮点了点头后随着安迷修停在了房号为405的门前,他看着安迷修完全没有要拿出另一张房卡的意思,不禁出声提醒道:“把我的房卡给我吧,我一会儿去找你。”




安迷修看着面前的绿灯闪了闪后,向前一步推开了门,“没有你的房卡,我刚刚在前台的时候要的就是一间,只不过那个时候你在玩手机。”雷狮站在门口愣了两秒才想起来进屋关门。




“订一间房是为了行动方便,”安迷修没等雷狮闲下来想些什么不该想的,就先开口道,“而且两个人的话,也安全一些。”他把他和雷狮的东西搁到一旁的小沙发上后看了眼浴室道:“我先去冲个澡。”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背影张了张嘴,却终究什么也没说。




当年那件事,他真的一点都没有怪安迷修的意思。那天也只是碰巧他坐了安迷修的车,然后他的车堵在了桥上。但自从五年前那件事之后,雷狮能明显得感觉出来,安迷修与他生分了许多,他很多次想开口告诉他,那件事真的不是你的错。可他自己知道他说不出口,因为当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他爸妈的的尸体横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真的想过,如果那时他们换一条路走就好了。




雷狮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安迷修如果知道他这么想会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呢?雷狮突然期待了起来,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让安迷修知道,他面前这个相处了近十年的人到底有多么差劲。




安迷修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雷狮坐在床上盘着腿玩着手机,他把擦头发的毛巾随手搭在了一旁的椅背上后问道:“晚饭出去吃还是叫外卖?”




雷狮突然抬起头道:“我们叫外卖吧,我想喝啤酒。”




安迷修不是很赞同的皱了皱眉,“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刑警么?动不动就喝酒。”




雷狮倒不是很在意,“反正就我们俩,”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又不会害我。”


不知道是不是雷狮最后说的那句话戳进了安迷修的心坎儿里,他把刚刚换下来的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后便拿起手机找了一个他们出差常吃的外卖下单了,当然,跟着外卖一起下单的还有雷狮刚刚提到的一打啤酒。




外卖送到的速度比安迷修想象的要稍微快一点,因为他去开门的时候,雷狮还在浴室里没有出来。




安迷修点的是烧烤,他怕早打开塑料袋会凉,所以就先把一旁的啤酒撬开了两瓶,喝了起来。




雷狮出来的时候安迷修正看着宾馆房间里提供的电视,手边的啤酒瓶子也已经空了一瓶。他有些不满的向安迷修抱怨道:“刚刚是谁说做我们这行不应该喝酒的,”他随意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后就把毛巾扔到了一边,“现在倒一个人喝得挺欢。”




安迷修随意地笑了笑,他现在特别感谢雷狮刚刚提出了这个要求,他仰头灌了一口啤酒后起身打开了刚刚他放在桌子上的烧烤,他随意挑了两串,一串递给了雷狮,一串自己放进了嘴里。




“唔,好像有点凉了。”






tbc



评论
热度(65)
  1. 黎明曙光锁青桐 转载了此文字
    每天白嫖吃粮真好【升天】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