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安小雷与衣服

小雷!!!!小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糖啊!!!是糖啊!!!!!

锁青桐:

*婚后日常


*摸鱼段子


*白糖砂糖大甩卖啦 不甜不要钱啦


*其他的安小雷系列请点进主页x




定时投喂 @咸鱼克已  好了我就等你画了👌


——————————————




“我说安迷修,”雷狮站在厨房门口抱着胳膊突然出声道,“咱们是不是得给儿子买点衣服穿了啊?”




安迷修此时正在厨房炒着菜,锅里的油和新鲜的菜叶子在一起产生的碰撞声让安迷修皱了皱眉,他这才想起来,他们儿子最近的确开始长个儿了,以前好多好看的衣服都小了。




“嗯,那吃完饭下午去吧。”安迷修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回过头冲着雷狮说道。




“爸爸你和爹爹在说什么悄悄话啊?啊爹爹在做什么好香!”




雷狮刚想过去帮安迷修递个酱油,结果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自己身后的安小雷拉住了衣角。他有些哭笑不得地回过头看着穿着小了一号的衣服的自家儿子道:“爸爸在和你爹爹说下午要出去给你买新衣服的事情,”他伸手拽了拽儿子衣服的下摆,试图能让那件衣服看上去不那么奇怪,“你爹爹正在炒菜呢,我们去客厅吧。”




安小雷听了雷狮的话后乖巧地点了点头,临走前还不忘把小脑袋探进门里朝安迷修挥了挥小手。




安迷修倒也配合地腾出另一只不拿铲子的手冲着安小雷挥了挥。




雷狮陪着儿子在客厅刚打了一局游戏,就听到从厨房传来的“饭好了”的声音。他用胳膊肘碰了碰儿子示意让他赶紧去洗手吃饭。安小雷尽管有些舍不得面前还没打完的游戏,但还是乖乖地跑去卫生间洗手了。




一顿饭三个人吃的都十分满意,期间安迷修还不停地往他儿子的碗里夹了好几筷子胡萝卜。




“你总打游戏,多吃点胡萝卜对眼睛好。”




安小雷默默地咬了咬筷子,然后悄悄地瞥了眼他爸爸碗里快要堆成山的肉没有再吭声。














安迷修正在厨房收拾着刚洗好的碗筷,却突然听到雷狮在卧室喊他,他有些无奈的放下手里正准备放进橱柜的勺子,快步向卧室走去。




“你…小时候的衣服还留着呢么?”雷狮边翻腾着衣柜边问道。




“好像还有吧,怎么了?”安迷修有些不解地在屋子里看了一圈,然后就瞥到了坐在床上姑且先穿着雷狮衣服的自家儿子。




安迷修拼命忍住了笑向雷狮道:“我记得是在右边柜子下面的抽屉里。”




雷狮听罢赶紧拉开了右边的柜子翻找了起来。




等安迷修把碗都放进橱柜后出来看到的就是自家儿子穿着自己小时候的衣服正在沙发上玩着pad,两条小腿因为还够不到地以至于只能腾空的晃来晃去。




安小雷的眼睛完完全全地遗传了安迷修,有时候安迷修看着在自家客厅活蹦乱跳的安小雷,总是有种在跟小时候的自己相处的错觉,不过,安迷修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抑制不住的扬了起来,要是自己真在小的时候就认识了雷狮…




安迷修快速地摇了摇头,他突然有些嫉妒小时候的自己了。




“安迷修你站哪发什么愣呢?快换衣服去!”




雷狮从卧室里探出了半个身子朝安迷修喊道,安迷修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冲着雷狮做了个双手合十的动作。




一家人换好衣服就出门了,安迷修下电梯之前还特意掏了一边兜,确认钥匙带了之后才安下心来。




平常雷狮去上班,安迷修带着安小雷出去玩的时候都把安小雷自己扔在副驾驶上,不过好在安小雷比较听话,在他爹爹给他系好安全带之后就不怎么乱动弹了。




但其实雷狮并不是很放心让儿子一个人坐在副驾驶,所以在他们三个一起出门的时候,雷狮无论如何都要坚持抱着安小雷坐在前面。




“三街那边新开了个购物广场,去哪看看?”安迷修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转头问雷狮。




“行,正好晚上就在那边吃了。”




雷狮抱着自家儿子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挪了挪,顺便伸手拧开了空调。在这个大家都恨不得抱着冰箱过的天气里,两个人紧挨着坐怎么说肯定都是热的。




安小雷在车开起来一会儿后小脑袋就开始往下坠了,雷狮低头帮儿子把头挪到了自己肩上后又小心翼翼地靠了回去。




安迷修见状直接关掉了车内的音乐,他看着一旁只敢轻微挪动生怕吵醒了自家儿子的雷狮有些没忍住笑了出来,然后喜闻乐见地被雷狮瞪了。




车子缓缓地驶入了地下车库,安迷修找了个还算合适的地方停了下来。雷狮刚想着怎么叫醒儿子时,安小雷就自己揉着眼睛从他怀里钻了出来。




“我们到了么?”




安小雷的声音因为刚睡醒还黏黏糊糊的,安迷修在一旁没忍住地伸手揉了把被儿子自己睡乱的头发道:“嗯,留着觉我们晚上回家再睡吧。”




安小雷扬起小脸点了点头,随着雷狮一起下了车。




安迷修靠着各楼层的简介顺利找到了卖童装的地方,他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衣服有些头大,老实说他给人买衣服的次数真的是用一只手都能数的清。他记得最近一次给别人买衣服还是上个月,那天是他顺路路过商场的时候进去给他儿子和雷狮一人挑了一件。结果回家就被雷狮吐槽了一晚上,最后还是他儿子好心地接过了他买的衣服,只不过那件衣服现在也小了。




“安迷修你看这件行么?”雷狮举着一件白蓝相间的水手服问道。




安迷修转头看了看雷狮手里的那件衣服机械地点了点头。他突然觉得他跟来买衣服是个错误的决定,毕竟他的衣柜里除了白衬衫可能也挑不出什么别的了。




雷狮盯着安迷修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后突然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又挑了几件衣服就叫安小雷去试了。




“喂我说,”雷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安迷修的身边,“一会儿给儿子挑完之后去趟楼下呗。”




楼下?安迷修想了想,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楼下好像是卖男装的。




“你要买衣服么?”安迷修有些不解,他记得雷狮前几天刚买过衣服啊。




雷狮可能也是早想到安迷修会这么说,他有些没好气道:“给你买!”




雷狮正准备接着说些什么就听到了不远处他儿子的声音,他连忙走过去把他从那群带着蜜汁微笑的店员阿姨手里解救了出来。




雷狮从儿子的手里接过了刚刚拿进去的那几件衣服问道:




“怎么样?小不小?”




安小雷摇了摇头,他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安迷修道:“爹爹怎么不过来?”




雷狮朝安迷修的方向看了一眼道:“你爹爹一个人在哪哭呢。”




安小雷歪了歪脑袋道:“爹爹为什么哭啊?”




“因为爸爸刚刚说要给你爹爹买衣服。”




安小雷终究是没明白他爸爸给爹爹买衣服和爹爹哭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所以他只能在结账出去之后把问题抛给了安迷修:




“爹爹,爸爸刚刚说你在哭呢。”




安迷修抬头瞅了雷狮一眼,“爸爸还说你哭是因为他要给你买衣服了,”安小雷眨着那双跟他爹一模一样的水绿色的眼睛,“真的是这样么?”




安迷修正琢磨着该怎么答,就突然感觉自己身后好像被谁掐了一下。他有些无奈地冲自己儿子道:“是,你爸爸要给爹爹买衣服了,爹爹特别感动,所以就哭了。”




安迷修边说边把手也伸向了后面,抓住了刚刚雷狮掐他的那只手。两只手先是谁也不依谁,一只手抓,另一只手就躲,可到最后却还是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安迷修就这样拉着雷狮的手进了下一家店,他已经开始期待着今天的晚饭了。








END



评论(3)
热度(532)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