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我喜欢你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锁青桐:

*现代paro/破镜重圆梗/80代偶像剧套路


*时间线有穿插 段落上有不一样的标志


*短.完.HE




投喂啦投喂啦 @克已 


————————————————




/


安迷修回到家已经是后半夜了,他伸手摁开了客厅的落地灯,昏黄的灯光柔柔地洒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照出了上面摊开的那本毕业纪念册。




那是安迷修高中毕业的最后一天学校送给他们的礼物。照片上大概算下来得有五六十号人,而他却总能以最快的速度在这群人里面找出他最想见到的那个人。




那个人名叫雷狮,是安迷修的前男友。




安迷修到现在都还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见到雷狮这个名字是在楼道里贴的红榜上,红榜上用黑色的毛笔有力地记下了每次考试年级前十的名字,而安迷修每次都会看到雷狮两个大字安安稳稳的待在他名字的上面。




现在的安迷修想起来,他应该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对雷狮产生兴趣了。




安迷修真正见到雷狮是在有一次放学后,他正作为学生会的一员例行检查校内是否还有逗留人员时,就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发现了几个没有走的学生。他们分为两拨站开了,安迷修看着右侧的一个人不禁皱了皱眉,他倒是常听说学校里有校内欺凌事件发生,可他没想到真的能被他碰上。




安迷修毫不犹豫地站到右侧那一人的旁边亮出了袖章,对面那群人看到安迷修的袖章先是愣了愣,随即便毫不在意的活动了下手腕和脚腕,活脱脱的一副要开打的架势。而右侧的两个人见状倒也没多说什么,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就撩起袖子先攻了上去。




一炷香的时间都没到,两个人已经靠在一旁的树干上休息了起来。安迷修扬着脸感受了一下被微风拂面的舒适感后便转头看向他身旁的那个人。




“没想到你打架还挺厉害的,”安迷修实在有些想不通他这样的身手怎么会被那群人欺负呢?




那人听到安迷修的话斜眼瞄了他一眼,“你也不错,不过你这样干不怕明天被学生会开除么?”那人说完指了指安迷修胳膊上的袖章,然后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我会想办法不被开除的。”一阵冲动过后安迷修才想起来自己的职务,不禁有些懊恼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雷狮站直了身子道,“我叫雷狮,你呢?”




安迷修盯着眼前的人半晌,才记得伸出手握上去。




“安迷修。”






*


安迷修早已经脱掉了箍在身上一天的西装外套,他坐在茶几前松了松领带,然后往后一倒就陷进了沙发里。




他已经有五年没有见到雷狮了。








//


那件事过后的第二天,安迷修的确被广播叫进了学生会办公室,也不知道他到底跟学生会长说了些什么,至少等他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的袖章还完完整整的戴在胳膊上。




“看来你运气还不错。”




安迷修被身旁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回过头才发现靠在墙上的那人正是雷狮。




“你怎么在这儿?现在不是在上课么?”




安迷修的确是在上课的时候被广播叫出来的,这个广播整个年级都听的到,所以雷狮自然也就知道了。




“来看看你有没有被开除。”




雷狮感到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雷狮还没等安迷修说些什么就抬腿往他们班的方向走了。




中午的食堂依旧是人挤人,安迷修看着眼前单调的菜色不是很明白这群人到底为什么要拼了命的挤进来吃饭。




他找了个空桌子刚坐下,就看到面前又多出了个盘子,他有些不解地抬头看了看,就看到雷狮站在对面正要拉开椅子坐下,而且他后面好像还跟了一个人。




“这个是卡米尔,那天我就是去帮他打架的。”




雷狮一边招呼着卡米尔坐下,一边冲安迷修解释道。




安迷修冲着卡米尔点了点头,然后才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那天其实我以为被欺负的人是你。”




安迷修拿起筷子的手抬起来后又放下了,他实在是想把这句话说出口。




“…”




“我也觉得我有必要去找学生会的人谈一谈,你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进学生会的。”




雷狮的话说完后俩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安迷修看着面前盘子里的饭菜,突然觉得今天食堂的伙食变得可口了一些。




“你们班下午什么课?”




“物理化学吧。”




“我们是生物和数学。”




安迷修和雷狮从食堂出来后就往操场那边溜达,他刚刚看过表,离午休结束还有一段时间。




“那你上完课一般去哪?”




“有时候去打球有时候蹲图书馆吧。”




雷狮一边回答着安迷修的问题一边捡起脚边滚过来的篮球给场中央的人扔了回去。




“那下回蹲图书馆的时候喊我一声。”




“行啊。”






自从上次从食堂分开后整个年级就进入了备战期末考试的状态,安迷修也就有一段时间没有再见过雷狮。他看着面前快要摞成山的卷子,脑袋大的不行。




“安迷修!有人找!”




安迷修正在抠一道选择题,他有些不耐烦地冲门口喊道:“谁啊?”




“外班的,不认识!”




安迷修刚听到“外班”这两个字的时候就放下了笔,然后便加快脚步朝班门外走过去。




门外果然站着雷狮,他手里抱着几本书冲着安迷修挥了挥,安迷修突然想起来已经不知道是几日前的图书馆之约,他有些抱歉地挠了挠头,然后回班拿了他刚刚没做完的那套卷子和雷狮一同往图书馆走去。




这个点图书馆的人还不算太多,至少还有空出的桌子和椅子,他和雷狮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图书馆本来就是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所以他俩坐下后也没有太多的交流就各自进入了学习模式。




下午的阳光少了些刺眼的热辣,多了些柔和,窗外的柔光静静地穿过那层白纱照在了桌子上。雷狮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他的头枕在手臂上,面前还摊着他刚刚带过来的书。他比平常人稍稍要白皙一点的脸庞此刻被遮住了一半在臂弯里,而露出的那半张脸就直直地冲着安迷修。雷狮也许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嘴里时不时地还抿了抿。




安迷修也是在不经意间抬头时才看到这一幕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盯着雷狮看了多久,只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马上就要碰到雷狮的脸了,他猛地一下缩回了手,然后便强迫自己把脑袋塞进了试卷里。




那时的安迷修还不是很明白自己红的快要烧着的耳朵和胸腔内快要蹦出来的心跳声意味着什么。




期末考试完的那天,安迷修从考场出来的时候雷狮像是已经在大门口等了好久了。




“原来你不仅名次在我后面,连答卷子的时间都这么长。”




安迷修有些抱歉的冲雷狮笑了笑,他当然不可能花这么长时间来答卷子,只不过,安迷修看着走在他面前的雷狮终究是没有把刚刚班主任找他的谈话说出口,他快走了几步跟上了雷狮。








**


安迷修因为顾忌到明天是第一天去公司,还是没有放任自己就这样在沙发上睡着。他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往浴室走去。浴室的花洒源源不断的喷出水浇在安迷修的身上,热水生出的热气被封闭在狭小的空间里,安迷修站在花洒下半眯着眼,不知是因为热气的关系还是因为这几天太累了,他突然很想雷狮,特别特别想。




安迷修的脑内渐渐浮出了雷狮的模样,那模样依旧还是五年前的样子。他依稀记得他们第一次接吻是在宿舍的走廊里,周围时不时还会有同学经过,他记得当时雷狮的脸红的不像样,就连他们呼出的气都是带着温度的。雷狮的嘴唇很软,是那种咬下去就不想松开的口感。安迷修的呼吸加重了些,他明显感觉到了身体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有了反应。雷狮的嘴唇是淡粉色的,但是被自己蹂躏过后就会变得特别红。他们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所以两个人都谈不上有什么技巧,只是互相抱着乱啃了一通,但尽管是乱啃,雷狮眼眶里的生理泪水还是不由自主地跑了出来。




想到这儿安迷修的手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他在水声的遮掩下毫不顾忌的喘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有一段时间不那么想雷狮。




他手下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后泄出来的时候嘴里还喊着雷狮的名字,安迷修的头有些无力地靠在了浴室稍稍凉一些的墙壁上喘着气,他的眼角不知是因为什么泛着潮红,他又在浴室里冲了一会儿后关掉了花洒,从池子旁边抽出了一条毛巾裹着回到了卧室。






///


雷狮在开学不久后生了一场大病,差不多有一周都没有来上学。雷狮他们班的班主任特意来安迷修他们班找的安迷修,说想让他去看一看雷狮。




安迷修当然没有推脱,他这几天还在奇怪为什么他给雷狮发短信他不回,原来是因为生病了的过。




他在去雷狮家的路上买了药,雷狮家他还是比较熟悉的,毕竟暑假的时候没少去。他提着一塑料袋的药站在雷狮家门前摁下了门铃。




安迷修站在门外隐约听到了屋内拖鞋摩擦地的声音,他听到那声音离门越来越近,然后门被打开了。


雷狮看到门外的安迷修愣了愣,才想起来把人请进来。




而安迷修却没有工夫发愣,他看着面前脸颊还红扑扑的雷狮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烦躁了起来。他直接绕过雷狮走了进去,然后把药放在了桌子上。




雷狮在身后把门带上后也朝客厅走去。




“喝什么?白水行么?家里只有这个了。”




雷狮冲着站在一旁没坐下安迷修问道。




而安迷修根本没回答他的问题,他极力压下心中莫名的情绪开口道:




“怎么弄的?”




雷狮那杯子的手顿了顿,“洗凉水澡洗的,没什么大事,过几天就好了。”




雷狮正想向安迷修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体很好,嗓子里却突然涌上了咳意。




安迷修听到雷狮的咳嗽声便赶紧倒了杯水送了过去,雷狮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了水杯。




“这叫没什么大事?”




安迷修盯着正在喝水的雷狮道。




“赶紧回床上躺着去。”




安迷修接过雷狮的水杯就推着人往屋里送,他看着雷狮好好的钻进了被子里躺下了才稍稍放下心来。


“安迷修,”雷狮被安迷修盖的只剩个脑袋露在了外面,“你真像个老妈子。”




“…”




安迷修停下了本来想出卧室的脚步,转而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雷狮看着突然坐在了自己旁边的安迷修,有些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安迷修虽然是拿了本书坐在了一旁,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他满眼都是躺在床上的雷狮。他的手轻轻地抚上雷狮的头发,放轻力道揉了一下后有些舍不得的拿开了。睡梦中的雷狮好像是有感觉一般,轻轻地动了一下。安迷修见状立马又坐回了看书的样子,他保持着这样子过了几分钟后,发现雷狮没有转醒的迹象后才松了口气。




他又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雷狮的鼻子,才满意的坐了回去,他好像有些明白自己今天这反常的情绪是怎么回事了。




雷狮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黑成了一片,他动了动胳膊才发现床边还趴着一个人。这是雷狮第一次看到安迷修睡着时候的样子,他刚刚其实有隐约感觉到安迷修是生气了,他也知道安迷修为什么生气,所以他才会心安理得的被安迷修照顾。他借着窗外微弱的亮光才能勉强看清安迷修的脸,说实话,雷狮对安迷修这张脸可以说是非常满意的,他喜欢这张脸上出现为自己担忧的神情,他喜欢安迷修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己,他喜欢…




“嗯?...雷狮你醒了?”




安迷修揉着眼睛坐起了身子,他伸手探了探雷狮额头的温度,“好像不烧了,”安迷修看着雷狮依旧红着的脸和耳朵皱了皱眉,“你很热么?”




雷狮实在没想到安迷修醒的那么快,他尽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没,是被子捂的。”




安迷修没多想的点了点头,“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就回家了,明天你要是还不舒服就再休息一天,笔记我都给你要来了。”




雷狮连忙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安迷修的身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伴着大门彻底关上的声音,雷狮才松了口气似的倒回了床上。他依旧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和耳朵烫的要命,雷狮抬起了一只胳膊把手背盖在了眼睛上,他的脑袋里还依旧满满的是安迷修挥之不去的身影,他转了个身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等雷狮病好回到学校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了,其实雷狮的病早就好的差不多了,之所以在家里拖了这么多天没去上学,是因为他现在还不太想看到安迷修。




自从雷狮生病回来安迷修也发现了些异常,他觉得雷狮总在躲着他,但他每次抓住机会问雷狮,雷狮却从不承认。




安迷修对此也没什么办法,他觉得也许过一段时间就能好了。




正巧这天安迷修本来约好跟雷狮一起去吃饭的,他走到半路却被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女生拦了下来,他看着面前那女生低着头背着手的样子就猜出了八分,但出于他对女孩子的礼貌,他还是认真的把女生的告白听完了,然后认真的拒绝了人家。




“我能问一下为什么么?”




安迷修正要下楼梯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回头冲着那女生一字一句道:“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




雷狮在食堂门口等了安迷修好久也不见人来,正准备去他们班找他,结果就碰巧听到了安迷修的这句话。




雷狮在原地愣了好久才记起来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哦对他是来找安迷修的,雷狮转身往下走,但是现在应该不需要了。




安迷修说完便下楼梯准备去食堂,却在拐弯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酷似雷狮的身影正急急忙忙的往食堂的反方向跑,他连忙追着跑了过去。




“雷狮!”




安迷修边跑边猜测着雷狮到底是因为什么这样,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形,然后安迷修想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猜想,如果雷狮是因为听到了他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这句话而走了的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安迷修没再敢多想,只是奋力跑了几步追上了雷狮。




“你放开我!”




安迷修和雷狮都因为这场没有意义的赛跑喘着气,“学校里不让随意奔跑,”安迷修又喘了口气,“我在履行作为学生会一员的责任。”




安迷修好像是休息好了的样子,他紧盯着面前的雷狮道:“你为什么跑?”




雷狮迎着安迷修的目光看过去,可惜没几秒后就撑不住移开了视线。




“你是听到我说的那句话了么?”




安迷修依旧没有放过雷狮,“那你要不要猜猜我喜欢的人是谁呢?”




安迷修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雷狮就来气,他把头偏向一边没好气道:




“不猜!”




安迷修眼中的笑意更深了,“那我告诉你我喜欢的是谁吧。”




雷狮突然开始把安迷修往一旁推,“我不想听!你滚蛋!”




“我喜欢的人…”安迷修的眼睛一刻也没有放过雷狮,他想从雷狮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只有自己的倒影。




“是你呀。”






***


安迷修是被手机闹铃叫醒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眼表,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第一天进公司,才“蹭”的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站在穿衣镜前打好了领带,然后拿过了平铺在床上的外套套在了身上。昨天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接到了他的员工发来的邮件,说是雷狮就在这家公司里。




安迷修又一遍确认了自己看上去没有任何的日常后才开门走了出去。




雷狮今天刚进公司的时候就听到前台的小姐姐说今天要来一位新的总监,他有些不在意的理了理自己的外套,然后走进了电梯。他摁下楼层数以后刚想关门,却被一个公文包拦了下来,雷狮有些抱歉的开了电梯,刚想跟那人说声对不起的时候,他看清了那个人的相貌。




安迷修也没想到他能这么快就见到雷狮,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拦住了这趟电梯。




电梯厢里没有人说话,他们都默默的看着电梯层数缓缓上升着,而就在安迷修要开口跟雷狮说第一句话的时候,电梯到了。




金属门在眼前打开,雷狮连忙走了出去。








////


雷狮从来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安迷修的爸爸。雷狮到达指定地点后看到的就是一个老板模样的有几分安迷修样子的男人坐在那里等他。




雷狮其实已经猜到了这场谈话的内容,他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没曾想安迷修爸爸会想出让自己来结束这段感情。




“他只听你的话。”这是安迷修爸爸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雷狮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到学校的,他看着不远处在校门口等着他的安迷修,突然想到,要是我们不曾遇见就好了。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高考的最后一天,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大家纷纷往外面走。只有雷狮在缓慢地收拾着东西,他想跟安迷修再多待一会儿,就一会儿就好。




“你怎么这么慢啊?”




雷狮听到声音后抬头才发现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而安迷修正靠在门上等着他。




“我们在学校里走走吧。”




安迷修看着身侧的雷狮,他总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对劲。




“好。”




雷狮和安迷修兜兜转转还是转到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小树林里,雷狮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才发现它们真的都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安迷修也对这个地方挺有感情的,要不是他那天接下了那摊活儿,可能现在他和雷狮还只是形同陌路的同学。




雷狮抬手看了看表,五点了,跟那天的时间一样。他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出声道:“安迷修。”




安迷修看向他,眼中还是他熟悉的温柔。




“我们分手吧。”










****


“雷狮?雷狮?”




雷狮连忙反应过来,他又走神了。




此时的安迷修正作为新上任的总监在开早会,他刚刚也是看到雷狮走神而故意点他的。




“一会儿留下来。”




雷狮听到安迷修的声音后才猛的一抬头,他有些记起来今天早上刚到公司的时候前台小姐姐聊天的内容了。




她们说的是今天公司会有一个新来的总监。




所以那指的是安迷修么?!




伴着一声“散会”,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地走了出去,只有雷狮依旧站在那里。




安迷修看着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慢慢朝雷狮走过去,他看着眼前一直低着头的人没说话,只是拿手揉了揉面前人的头发道:“下班等我一起走,还有以后别在在上班的时候发呆了。”




安迷修说完便开门走了出去,只留下雷狮一个人在屋里红了耳朵。




安迷修在卫生间洗了把脸,他其实之后都知道了。他爸爸把他强行接到国外的时候就什么都告诉他了,他当时真的差点就跟他爸爸打了起来。但其实比起他爸爸,他更气的是雷狮什么都不跟他说就自顾自的跟他分手了,他现在每每做梦的时候还会梦到雷狮就站在他一伸手就能抓到的地方,然后笑着冲他说,我们分手吧。




被安迷修这么一弄,雷狮这一天的班上的都浑浑噩噩的。他终于熬到了下班点,想赶紧打卡跑路的时候就看到了把车停在门口的安迷修。他在心里先唾弃了一下没骨气的自己,然后认命的打开了车门。




车子在公路上飞驰着,车内的两人都没说话,他们就保持着这样的氛围一直到进家门。雷狮从刚刚安迷修停车的时候就发现了,安迷修的地址一直没变过,五年前的时候是,现在还是。




他轻车熟路地随着安迷修上了电梯,安迷修给他开了门然他进去后,雷狮才真的愣住了。




屋内的摆设一丝都没有变过,每个地方他都无比的熟悉,就连安迷修家卧室那张熟悉的大床他都不知道在上面滚过多少次了。




雷狮没敢轻易的走动,只是规规矩矩的在沙发上坐下了,他接过安迷修递过来的水抿了一口。




“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就那样吧,没什么特别的。”




“阿姨和叔叔呢?”




“他们都挺好的。”




“和高中的同学还有联系么?”




“偶尔出去聚个餐。”




“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雷狮坐在沙发上愣了两秒后道:“要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雷狮说完就要起身往门口走,安迷修看着雷狮的动作咬了咬牙。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给雷狮灌了什么药,才能让他到现在都守口如瓶。




他大步走向雷狮,扯过他的一只胳膊就摔在了沙发上,雷狮被剧烈的动作弄的有些难受,他终于忍不住骂出了声:“安迷修你他妈有病吧!”




“我他妈就是有病才来找你的!”




安迷修也忍不住道,他坐回沙发上看着近在咫尺的雷狮的脸,“我就想知道,你现在还喜欢我么?”




雷狮看着安迷修没说话,天知道他刚跟安迷修分手的那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要是卡米尔在,算了雷狮突然想,要是让安迷修知道他干的那些事还指不定怎么数落他呢。




雷狮有些烦躁地闭了闭眼,然后直接扯过安迷修的衣领亲了上去,安迷修盯着雷狮看了好久,看到雷狮都想一脚踹开他的时候才又摁着雷狮的脑袋吻了回去。




一吻完毕两个人都不停的喘气,安迷修趴在雷狮的胸口上歇了一会儿后突然冲着雷狮道:“说你喜欢我。”




雷狮的脸难得红了一下,“不说。”




安迷修看着身下人他喜爱到不行的模样还是没忍住在雷狮的嘴上又啃了一口。




“那我说,”安迷修笑着看向雷狮,温柔到不行的目光一如当年。




“我喜欢你。”
















Fin









评论(3)
热度(301)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