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说反话是一种什么体验

死了死了我死了,我靠靠靠靠

锁青桐:

*现代paro/神经向


*日常光速恋爱


*雷狮得了一种张嘴就说反话的病(全tm瞎扯




和我宝 @克·想上天·已 百天啦www


还有 并不是很懂 这个定时发送为什么没有发送(心情复杂.jpg




-----------------------------------------------------




1.


雷狮,男,是凹凸学院大三的学生。


他在昨天第一次光荣的上了学院新闻的头条,


就因为他跟他死对头说了一句,


“我们上床吧。”




2.


安迷修,男,也是凹凸学院大三的学生。


他在昨天被他的死对头强行拉上了学院的头条,


就因为他的死对头跟他说了一句,


“我们上床吧。”




3.


所以没有任何意外的,


这期的学院新闻一播网页一刷新,


“雷狮”和“安迷修”的名字就占满了整个屏幕。


但雷狮本人表示他也很绝望,


绝望到被安迷修找上门来的时候,


又跟人家说了一句:


“来,我们进屋聊。”




4.


安迷修看着屋内的阵仗有些没来由的后怕,


他安分地挑了一个看上去不会倒的椅子稳稳地坐了上去,


安静的等着雷狮和他的三个好友们陆续发言。




5.


然后安迷修看到雷狮从床底下掏出了一个白板开始刷刷地低头写了起来。


【我不能跟你说话了】


安迷修又看到雷狮写道,


【从我嘴里说出来的话跟我表达出来的意思都是相反的】


安迷修看着雷狮写在白板上面的字后愣了愣。


 “所以你昨天想跟我说的是?”


安迷修又看到雷狮低下了头,


很快,雷狮就又把板子举了起来,


【我们打一架吧】




6.


安迷修觉得自己可能有病,


他竟然会对雷狮给出的真相感到那么一丝丝地惋惜,


他觉得他有可能也被雷狮传染了。


“所以,这个症状是只对我一个?”


雷狮点了点头,然后好像又想起什么来着低下头写了起来。


【刚刚进门之前我想跟你说的其实是你快滚】


安迷修看着面前的白板黑字有些痛苦地低下了头,


这句话你其实可以不告诉我的。






7.


安迷修再次碰上雷狮就是半个月以后的事了。


那天他们碰巧赶上了一个时间打饭,


雷狮就站在安迷修后面,


只不过安迷修一开始没发现。


然后等安迷修不经意间转过头的时候就看到了身后的雷狮正凶巴巴地看着他,


说了一句:


“亲爱的,好久不见。”




8.


安迷修当时吓得盘子差点掉到地上,


所以他在端着盘子找座位的时候认真思考了一下,


按照雷狮那个病的症状,


他想说的其实应该是,


【操你妈,怎么又是你!】


想到这儿,


安迷修突然有一股深深地挫败感,


他可能是在今天才发现,


语言的魅力真的很大。




9.


也就是从这天起,


安迷修开始有些鬼迷心窍地就往雷狮去的地方跑。


要说他想见到雷狮,


不如说他想从雷狮的嘴里听到那些他喜欢听到的话。




10.


安迷修那边如此积极,


雷狮这头却快要气炸了。


天知道他每天出门前都会确认无数遍安迷修不在之后才敢去,


可安迷修倒好,


天天上杆子往他跟前凑,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雷狮有了点毛病。




11.


雷狮越想越气,


然后就直接骂了出来,


“安迷修真他妈帅!”


雷狮的声音不大,


但整个楼道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张了张嘴刚想挽救一下这个迷之局面,


就被卡米尔及时制止了,


“大哥,你不能再说话了。”


雷狮盯着卡米尔严肃地大小眼看了几秒后,


放弃般地点了点头。






12.


雷狮在拿到第二天的凹凸新闻报的时候是冷漠的,


他就知道他昨天的那句话肯定又被那群新闻社的人记了下来。


雷狮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


把报纸扔到了一边。


他躺在床上翻了个身,


静静地等着安迷修过一会儿来敲他的宿舍门。




13.


果然,


安迷修不负雷狮望地在五分钟后抵达了他的宿舍门口,


然后敲响了他的宿舍门。


“那个,”安迷修的手指着报纸上的大字,“我…”


安迷修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迎面一阵风,


然后他就看到了距离他只有一面之隔的门,


关上了。




14.


不过那之后雷狮还是请安迷修进屋喝了个茶,


只不过大家都知道,


一般以喝茶为名义的聊天,


都tm是放屁。




15.


【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安迷修盯着白板上的字愣了愣。


而对面的雷狮为了表示他没有说错话还特意拿笔点了点他写过字的地方。


“为什么?”


【因为我讨厌你。】


安迷修看着面前刺眼的那几个字,


突然想到如果这句话让雷狮说出来会是什么样呢?


“我喜欢你。”


安迷修想道。




16.


自那天以后,


安迷修还真就没再见过雷狮,


当然,雷狮也没有再见过他。


最开始的一两天的时候,


卡米尔还只是抿了抿嘴没敢开口,


但又过了四五天之后,


卡米尔还是没忍住开口跟他大哥道:


“大哥,你真的不准备理安迷修了?”


“你也不准备告诉他,你的病好了?”




17.


雷狮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异常的时候,


就是第一次在远处看到安迷修的时候。


他也曾经去问过说这个病的指定发病人是由什么决定的?


然后他听到医生回答说,


“如果那不是你的亲人,那么他/她一定是你在意的人。”




18.


雷狮当时因为医生的话在宿舍憋了一个星期,


因为他怎么也想不通他和安迷修做了这么多年的死对头,


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在意的人呢?”


所以他才开始接触安迷修,


他还因此主动向安迷修坦白了自己的病症,


而安迷修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




19.


他很享受跟安迷修“偶遇”的乐趣,


也不再讨厌被新闻社日日搬上头条,


他甚至又一次把安迷修请进了他的宿舍,


然后对他说了那四个字。




20.


安迷修再一次碰到雷狮是在人本来就不多的宿舍楼门口,


他虽然有些诧异能在这里碰到那个不太想见他的人,


但他还是停下来跟雷狮打了个招呼。




21.


雷狮其实那天目送着安迷修的背影走出宿舍门时他突然想到,


他好像问过医生他的病什么时候会好,


然后他记得医生是这么回答他的:


“什么时候对方也把你视为他在意的人了,你的病就会好了。”




22.


“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么?”


雷狮双手插兜歪着个头冲安迷修道。


安迷修听到雷狮的话愣了愣,


先是意识到那人好像恢复了,


又因为对方点破了他那点心思而有些不好意思。




23.


安迷修好像突然想起来,


上一次他们这样说话的时候,


雷狮的病还没好,


他当时举了个白板上在他对面,


上面还写了字。




24.


而安迷修也极其庆幸他在那个时候就读对了那四个字,


那是就算过了多少年,


也依旧被安迷修放在心尖上的,


“我喜欢你。”












Fin





评论(1)
热度(981)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