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从天儿降1

这篇小雷好可爱啊

废。:

总有那么几天,凹凸大赛出奇的平静,海盗团没事可干,漫无目的的闲晃。雷狮在最前领着,卡米尔跟在一旁开着大赛的系统界面一边走着一边关注着近期的动荡是否有什么值得获取的情报,佩利则是双手搁脑后抱着,仰着脑袋嚷嚷着,会不会遇着什么小老鼠让他来找点乐趣,帕洛斯勾起嘴角不明意味的笑着,他总是这样。

小孩子的尖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天空,雷狮下意识的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没等自己看清了一个黑影突然就窜了上去,是佩利,他一下子提拉住小孩子的兜帽,很快又落了下来。各种意义上来说,佩利这算是救下了那个小孩子。

“老大!看!一只小老鼠!”

佩利兴冲冲的朝着雷狮这么嚷嚷道。海盗团倒是对佩利见怪不怪,不过再怎么说也很少会有不怕佩利的小孩子,再说了会称别人为“小老鼠”不就像是那种只有噩梦里会出现的凶恶的怪兽嘛,小孩子听了怎么可能不会害怕!不过被他“救”下的小孩子却显然不怕他,先是未从高空坠落的惊吓中回过神,缓过来定了神只见佩利因为好奇凑近了放大数倍的脸,小孩子倒是突然笑起来,童稚独有的清脆的,银铃一样的笑声

“佩利叔叔!✿”

佩利瞪大了眼睛,不解又惊讶的表情惹得帕洛斯噗嗤一声笑出来,轻快的叫声“蠢狗”

佩利撇着眉瞪了帕洛斯一眼,那眼神就像是无声的说“我才不是蠢狗!”他还提着小孩子的兜帽,把他提到了自己面前,小孩子伸出手揉了揉佩利的头

“佩利叔叔,我爸爸和你在一块么?”

“哈?你爸爸?谁?”

佩利歪着头,眼睛都瞪圆了看着他,显然的注意力直接就被小孩子带到了他的话上,让他没注意到自己被一个几乎不及自己膝盖的小孩儿摸了头。

“大哥,我觉得我们不必要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卡米尔捏着帽檐往下按了按,淡淡的说。他是有理智的分析过了的,不正常的出现方式,全然不惧怕佩利,这个小孩不简单的。不管怎么说,没必要把时间继续耗在他身上或许该说这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可以了,回来,佩利。”

雷狮这就算是默许了卡米尔的话,即便是弱鸡也会有弱小到他不必去踩一脚的,更何况对方只是个小孩,虽然他们是海盗,雷狮也不会觉得欺负了个小孩儿会是什么让自己痛快的事,甚至这是种会让自己感到厌弃的做法。

小孩子听到雷狮的声音蓝绿色的眼睛眨了眨,猛地转了头,先前从天上掉下来都没哭现在看着雷狮了,眼泪顿时就盈满了眼眶。

“呜……爸爸……”

雷狮被这一声爸爸叫懵了,愣在原地,神情可以看出来有些许的惊讶,张大了眼睛看着他。

“你刚刚在叫谁?”

雷狮挑起了眉,语气可以说还是平缓的。

雷狮这么一问,小孩子自己还没来得及回答,眼泪就像被打开了闸一样,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滴落,啪嗒啪嗒的滴落到地上。他的哭声不大也不能算是哭出声来了,像是刻意憋在喉咙里的小小的抽噎。

佩利不是擅长对付小孩儿的类型,他一早明白了雷狮的意思也就把小孩子放到了地上,灰溜溜的闪到了帕洛斯旁边。看了看拿手揉着眼睛止不住泪水的小孩子,又看了看雷狮,他不停的左看看右看看,脑袋都给转晕了好像有星星在头顶转悠一样。他甩了甩脑袋,指着小孩子

“老大!我发现,他确实和你长得有点像诶!会不会是老大你的私生……”

典型的说话没过脑子,雷狮眯起眼睛看了佩利一眼,他知道老大这是感到不快了,便识趣的闭了嘴。

真是让人浑身难受。雷狮这么想。佩利确实没有说错,因为雷狮自己都觉得这小鬼和自己长得很像。同样软贴顺从的柔顺的黑发,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和自己幼年时期相似的脸庞。这让他想起了那段黑色沉闷的时光,太不爽了。他干脆转了身头也不回的继续走,海盗团的其他人便紧跟了上去,帕洛斯看了眼那小孩子无奈的摊摊手。“小可怜,你这套在雷狮这儿可没有用啊。”他是这么想的,没有说出口。

小孩子见雷狮走了,赶紧拿胳膊把眼泪抹掉,吸了吸鼻子,追了上去。小小的身子从帕洛斯和佩利的腿间挤过,他仰起头抬高了手攥住了雷狮的头巾。

雷狮对这个小孩子的穷追不舍以及抓自己头巾这一动作感到些许生气,回过头皱着眉,他原本是想先狠狠瞪他一眼的,看到小孩子的眼眶都哭红了,努力的抑制着自己的眼泪,原本就好看的眼睛此时被泪水湿润的更亮了,更像是天晴的时候,荡着闪亮波光的蓝绿色的潭水。很像某个人的眼睛,但他一时想不起来那人是谁。或许是又将孩时的自己代入了,他不爽却又不明所以的不忍。

“唔……爸爸,你不要我和爹地了吗?”

等等,他说什么?爹地?!被当成了他爸也就算了,哪还冒出来个爹地这号角色!

雷狮不得不承认感觉活到这么大,第一次在一天之内被个小孩给惊讶到了两次。他指了指还伸长着手攥着他头巾不放的小孩子,眼神示意了卡米尔。

卡米尔拉了拉围巾走到小孩子面前单膝跪着。不得不说他也觉得这个小孩和自己大哥长得很像,他伸出手揉了揉小孩子的头,显得自己柔和些。实际上小孩子原本就不怕他。他胳膊举累了,见自己爸爸不再往前走了,便松开了他的头巾,低下头又抬起头看了看卡米尔,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

“卡米尔舅舅,爸爸是不要我和爹地了么?”

卡米尔沉下脸,叹了口气。他也不擅长对付小孩子啊,而且“舅舅”这个称呼算什么嘛。

“能先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

卡米尔这么问道。

“卡米尔舅舅你的记性什么时候变得比佩利叔叔还差啦!我是小雷啊!”

小孩子又笑了起来,笑声清脆的很。雷狮看着他皱起了眉,什么嘛这爱笑的性子明明就和自己一点不像。

“小雷?”

“是啊!安小雷啊!✿”

安……?雷狮抱着臂,有种不好的预感。整个大赛说到安这个字,让他再熟悉不过的就是那个蠢的要死的白痴骑士了。的确,他脑子里的第一反应也就是安迷修了,啊!那双眼睛,原来是像安迷修啊。解开了疑惑,心中的释然感让雷狮自己都不明所以同时又打了个寒颤。他转念一想,不可能不可能,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安小雷对他的亲亲好舅舅咧着嘴笑,脸上还挂着泪痕,双颊淡淡的红晕倒是可爱极了。

“你说雷狮大哥是你爸爸,那么,你的爹地是?”

卡米尔倒是自始至终都保持着镇定,不过这也是表象而已。

“舅舅,你怎么能把爹地的名字都忘记了呢!”

安小雷朝后退了一步,不知从哪掏出两个支有铅笔长度和大小的一蓝一黄的双剑玩具,蹦哒了下然后高举着他们

“爹地说,如果有人向我问起他就说,他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安小雷说完这句话,雷狮整个人就黑线了,海盗团不约而同的谁都没去看眼他们的老大,冒着冷汗感觉到从雷狮身周散发的低气压。卡米尔假咳了两声,站起身,转了头对雷狮说

“大哥,既然如此你可以让安迷修来接管他。如果不这样的话可能他会一直跟着我们,这可能会妨碍到了以后计划的进行。”

雷狮点了点头,他的脸色难看得很。但他也不会对个孩子下手同样如果这小孩儿跟着他们确实是个麻烦。他看着安小雷,眼睛一眨都不眨,他说

“喂,小鬼,我们去找你爹。”

安小雷想他的爸爸果然还是爱他爱爹地的!他欢快的小跑到了雷狮跟前,踮起脚拉着雷狮的手蹭了蹭。现在海盗团里还多了个安小雷。

凹凸大赛有个论坛。那是除了残酷的战斗,勾心斗角的陷阱为数不多的有人情味的地方了。雷狮去了很多地方找安迷修。

海盗团路上随便逮着了一个前一百都没进的参赛选手,他见到了大人物,几乎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卡米尔问了他,他才颤颤巍巍结结巴巴的说好像看到大赛第五去了参赛者大厅,然后可怜的路人甲就被佩利狠狠虐了一顿。海盗团去了大厅却还是没见安迷修的影子,帕洛斯揪住了个裁判球,裁判球显示屏上打出了惊恐的颜表Σ(っ °Д °;)っ,抖了抖机械的耳朵说,参赛者安迷修可能在嚎哭地穴。结果一行人还就是没找到安迷修他人。明明平时不想遇到都能遇着今天偏偏怎么找还就找不到了!

雷狮的耐心渐渐被磨的所剩无几,安小雷一路上小跑着跟在他旁边,抬高了手臂攥着他外套的一角。雷狮知道这样对一个小孩子而言很累,不过他可不会有这个闲情去管一个小屁孩,是他自己乐意跟着的。而且,自己这已经算是难得的宽宏大义的做了件好事。

雷狮最后还是去了大厅,他想这回要是在找不着安迷修他就干脆撂担子不管了,长得像又如何,喊自己爸爸又如何,死缠烂打又如何,他铁了心再浪费时间下去就不再管这个小孩儿的破事了。

卡米尔在路上看了好几次大赛的论坛,原因是,果不其然的被自己的大哥刷了屏。

“震惊!大赛第四居然有儿子!”
『图片』『图片』『图片』

“惊!大赛第四竟有私生子!这究竟是道德的败坏还是人性的泯灭!”
『图片』

“论,今后雷狮女友粉将何去何从!?”
『图片』『图片』

……

其实这样的帖子还有很多很多,几乎每一条都配上了雷狮和安小雷同框的照片。卡米尔想,这要是被大哥看到了可就麻烦了。

该说相遇来的太突然么,雷狮扛着雷神之锤来到大厅之时,刚巧碰着了站的笔直的逗留在一处正在系统中购买能够保养自己双剑的器具的安迷修。

“恶//党?”

“哟,安迷修,你可让我好找啊!”雷狮的语气不太好,一听就是让人觉得,我现在很生气别惹我的感觉。

“什么?你找我?”安迷修疑惑的很,今天这是个什么情况?雷狮是有多久没打架了,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安迷修刚把话说完,安小雷就撒开了雷狮的衣角,猛地朝安迷修扑过去抱住了他的大腿

“爹地!✿”

“等等等等等!小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安迷修面对小孩子可不像是面对海盗团,没了以往的镇定凶狠,现在慌得要死,突然冒出来个小孩子喊他爹地?!这是个什么情况!

没等安小雷自己回答,雷狮哼了声,扛着雷神之锤,一手指着安小雷,挑起眉看着安迷修。他说

“一点不错,这是你儿子。”

论坛上刷新出一条帖子

“大赛第四和大赛第五,不为人知的秘密。”
『图片』『图片』

—TBC—

@克已 老师的安小雷。就是,小雷可爱极了!maye有点羞涩。老师请无视我吧!


评论
热度(429)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