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秋柳】有情·壹

淦啊

河豚西瓜仔:

@黎明曙光 小朋友的文


未完待续










“你可听闻城郊出了命案那?”


 


“听说是魍魉作祟,死的是个姑娘,似乎还是出身大户人家的。”


 


“可不是吗,可惜了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了,听说刚刚定亲,可怜了对家那小伙子,中意的媳妇还没过门就惨遭毒手哟。”老人嘬了口茶,惋惜地摇摇头,到底是做做样子,死的又不是他家女儿。


 


与他对坐的是个书生,也就是肚子里有点墨水的,晓得自己是过不了科考的,就把自己当做是欲报国而无路的有志青年。


 


两人在茶馆里面说的正是昨夜城郊的那起命案。聊得差不多便都点到为止,这城中藏龙卧虎,知道的多了难免惹来杀身之祸。书生从囊袋中抠出几个铜板,叫小二来结账。


 


柳叶这茶馆是在他来到这城之后开的,起先只是想找个落脚的地方,后来干脆买下了这个铺面开了个小茶馆。茶馆是真的小,桌子就两三张,坐的是长凳,环境并不算好,生意也是如此,平平淡淡,来的也尽是些小人物。这身上也没什么积蓄,月入不高,他也没想找个帮工,这店下来就他一人干着。


 


柳叶长的好,细皮嫩肉的,说话又好听人还乖,是老一辈人喜欢的类型,再加上时常给一些客人免费的小点心,那些婆婆妈的可是喜欢极了这小伙子。


 


柳叶给王妈上了茶水,转身去收那个书生的钱。


 


书生付了钱就走了,倒是那个老人,盯着柳叶看了一会儿,咧嘴笑了,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些。“小伙子可是习过武?”


 


他这么问柳叶也不吃惊,知道是学来强身健体,那老人又打量了他一会儿,没说什么,留了茶水钱也走了人。


 


算是个怪人。


 


铺子打了烊,柳叶在卧室点了灯,擦拭着手里的刀,刀身被擦的光亮,映出他的面容。柳叶不知道自己这算是什么表情,或喜或悲。


 


柳叶这正回忆着什么,突然窗外发出一声巨响,像是有人在房梁上打了起来,要不是这屋顶经不起那两位大侠这么折腾管他打的是死是活柳叶都不会多管闲事,可如今正是在他家屋顶上打着,这破屋子可承受不起。


 


屋顶的瓦不知道碎了多少,柳叶从屋里甚至能看到外面的月亮,月光穿过破碎的屋顶洒到坑坑洼洼的地上。雨季快来了柳叶没有闲钱另找住处或是再翻修这老房子。


 


于是提刀飞身上梁的柳叶卡到了月光下打在一起的两人,起先还有招有势,越往后打的越是奇怪,拽头发揪耳朵,竟是小孩子打架般。柳叶看这两人这般姿态笑出声,倒是略占上风的那位很是警惕,喝道:“谁!”


 


柳叶现身来,拱手道:“两位兄弟,眼下雨季快来了,二位在我家房顶上做法踏得我家屋顶梁断瓦碎的,可叫我往何处歇?”说白了就是你在我家楼上打架弄坏我东西了还不赶紧走。


 


那编着黄发的就是起先发现他的人,他看了眼脚下的碎瓦,面露歉意,说话没了先前的气势,“半夜扰了兄弟休息,还坏了兄弟的房屋,是我们的不是,在下全真教归一,不知兄弟怎么称呼?”这人看得出他们是全真道士,不如就此结实一番,也好赔偿些损失。


 


柳叶温和道:“在下柳叶,不过是一介无名小卒,这赔偿就不用了,今日城中不太平,不如二位早些回去吧。”


 


柳叶转眼看向那位蓝衣道士,“这位是?”


蓝衣道士挂上同样的笑容,只是不像柳叶那般真心随意,有略带疏离之感。


 


“秋水,望穿秋水的秋水。”


 


 那一笑,竟是似曾相识。

评论
热度(12)
  1. 黎明曙光河豚西瓜仔 转载了此文字
    淦啊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