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一间有名的宿舍

很可爱的文啊!!!化了

锁青桐:

*现代paro


*一发完 HE


*神精向 可随意戳




—————————————————




1.


凹凸学院有间很出名的宿舍。


这间宿舍里住着四个人,


他们还因为趣味相投而创立了一个自己的组织,


名叫“雷狮海盗团”。




2.


之所以叫“雷狮海盗团”,


是因为他们里面的老大叫雷狮,


他的梦想是有一艘船。




3.


说起这个雷狮,


那必须是学院里的名人。


偶尔旷课,经常迟到和早退,


但很气的是,


人家的成绩照样好,


就全院第四的那种。




4.


当然老大的成绩好,


其他三个舍友们也不会差,


所以他们就更加心安理得的每天窝在宿舍里了。




5.


但别看他们一天天的都窝在宿舍里,


其实他们每天要干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总结一下就是:


老大雷狮说打谁就打谁。


比如周一:安迷修,


周二:安迷修,


周三:安迷修,


周四:安迷修,


周五:休息。




6.


要说一周上学五天,


四天都要打同一个人,


换谁谁都觉得没劲。


所以这天难得赶上了周五的休息,


四个人窝在寝室里边打着牌边委婉地把这事提了提。




7.


“老大…”


最先开口的是佩利。


“咱要不要考虑下周换个人打?”


“总打一个人实在是没啥意思了。”




对面的雷狮边研究着手里的牌边抬头瞥了他一眼。


“卡米尔,”


被叫到名字的卡米尔立马抬头,


“让你吃一周的甜食,你会觉得没意思么?”


卡米尔在一旁疯狂地摇头。


“帕洛斯,”


帕洛斯也抬起了头,


“让你欺负一周的佩利,你会觉得没意思么?”


帕洛斯在一旁想了想后,果断地摇了摇头。


然后雷狮又看向了佩利无奈的耸了耸肩。


“就是这样,所以俩二你们到底要不要?”


佩利独自在风中凌乱了几秒后,


深深地尝到了被背叛的滋味。




8.


其实雷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每天找安迷修麻烦,


当然如果连老大都不知道的话,


他们做小弟的就更是不可能知道了。


不过说起这个安迷修,


雷狮之所以总抓着他不放就是因为身为风纪委员的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把雷狮堵在班门口,


而且这些理由还正经的让雷狮无法反驳。


比如翻墙翘课,


比如经常不打领带,


再比如带头打架。




9.


安迷修不会是雷狮第一个想找麻烦的人,


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找上安迷修说白了其实就是为了给自己博个面子,


但他对别人就不是这样了。


雷狮虽说有时在对自己的事情上不是很上心,


可如果有人动了他身边的人,


他也绝不是那种能闷声了事的性格。




10.


他曾经把隔壁班前来挑事的人全部打进医院的事全院早就传疯了,


疯到这件事已经作为了凹凸的历史记录在了小册子里,


等着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人手发一本。


然后你就能看到精致的小册子的目录里,


静静的躺着一行显眼的大字:


#物理系雷狮为抢夺蛋糕与别系学生大打出手#


不过每次他们在当事人面前提到这件事的时候,


他也就只是掏掏耳朵,


然后依旧:


“行了行了,打牌打牌!”






11.


周一到周四打架,


周五到周日打牌,


是他们“雷狮海盗团”特别满意的日程规划。


但奈何平常他们在院内的知名度太高,


所以搞得现在他们难得的休息日还要腾出时间应付前来敲门的人。




12.


门外的是一个女孩子,


齐刘海披肩发,


再扛个月亮就是隔壁系的凯莉大佬了。


雷狮一脸黑线听着佩利小声地吐槽,


然后放下手中的牌向门口走去。




13.


难得的休息日不休息,


却来敲男生宿舍的门,


雷狮在心里盘算着,


八成不是来告白的就是来发小广告的。


当然雷狮从这两者之间选择了前者。


他静静地看着对面女孩儿因为害羞而低下的头,


两秒后他开了口:


“你头发分叉了。”




14.


雷狮的心里有些小小的不满,


这年头,


来表白的都不提前梳妆一下么?


他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刚想开口委婉地拒绝的时候,


一个人路过了他的寝室门口。


可能因为他跟那个人相处的时间久了,


所以只要感觉到他走路带起的风,


雷狮就能马上认出来他是谁。




15.


果然安迷修在路过雷狮宿舍门口时愣了一下,


然后又倒退了几步,


退回了他的宿舍门口。


现在正是夏天,


安迷修刚从楼下小卖部买了两个根棒冰上来,


他本来紧赶慢赶着回宿舍把棒冰扔冰箱里,


可奈何说巧不巧的就让他看到了这么一幕。




16.


按理说上大学了,


谁还管你谈不谈恋爱啊?


而且风纪委员的主要职责也就是管管风纪,


抓抓逃课的,


但要说抓谈恋爱的,


那就真没他什么事了。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停下来?


安迷修迷茫地站在原地问着自己。




17.


“哟,这不是我们风纪么?来玩啊?正好我们这儿打牌呢,一起啊?”


雷狮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换了个姿势,


很风骚地靠在了门上。


安迷修看着跟前一脸茫然的女孩儿,


和那个以不忍直视的姿势靠在门上的雷狮,


闭了闭眼道:


“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这边吧。”


他的两只手都拿着棒冰,


只好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然后他就不急不慢地朝他的宿舍走过去了。


刚刚他看了看表,


还有5分钟赛马就要播了,


但比这更急的是,


还有5秒冰棒就要化了。




18.


安迷修一走,


雷狮赶紧端正了一下自己的姿势,


然后委婉地拒绝了女孩儿的告白,


关上门回到了寝室里。


他刚坐回地上,


另外三个人就很快地聚了过来,


佩利负责捶肩,


帕洛斯负责倒水,


卡米尔...


拿出了自己珍藏已久的一小押蛋糕摆到了雷狮面前。


雷狮默默地看着他的三个室友忙活完,


才开口道: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19.


雷狮喜欢安迷修,


在“雷狮海盗团”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他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了,


反正结果就是喜欢上了,


对雷狮来说过程是什么根本不重要。


喜欢上了就要追到手,


嗯...


这个是雷狮自己的发言,


跟他们团体无关。




20.


所以刚刚的这一出,


就是他们听到了老大的战略失败才做出的安抚行为。


雷狮盯着他面前的蛋糕和水看了两秒后,


拿起杯子喝了两口,


然后把蛋糕推回到了卡米尔面前,


“这个还是你吃吧。”


“我可受不住这么甜的东西。”


然后卡米尔在雷狮温柔的目光下自己把那一押蛋糕吃的连渣都不剩。


啊?你说安迷修?


他在这节没戏份的。




21.


舒适地过了一个周末,


又到了要上学的时候。


但对雷狮来说,


就是只是新的一轮雷狮海盗团V.S安迷修之战打响的时候。


但当他故意把衣服穿的邋邋遢遢地走进班门口时,


他发现竟然没有人喊他停下。


雷狮感到奇怪的抬头看着面前的风纪道:


“嗨!我衣服没穿好哦!”


“你看你看!领带又没打哦!”


“你都不管的么?!”


然而对此安迷修只是冲他笑了笑说:


“进去吧。”




22.


雷狮在活了20多年后终于意识到了一个大危机,


【怎么办?安迷修不管我了!】


宿舍里剩下的三个人看到他们老大有些苦恼的表情后,


毅然决然地相互对视了一眼,


打开门走了出去。




23.


安迷修现在很想报警。


他今天本来就够累的了,


而且他还忍着脾气看着雷狮穿的那么邋遢地走进了教室,


然而现在却还要应付门外这三个看着就不好惹的家伙。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后,


把他们放进了屋里,


然后从冰柜里拿出了四个棒冰,


一人一根。


嗯,这是一个美好的下午。




24.


“你到底把我们老大怎么了?”


佩利快速地吃完了棒冰,


然后义正言辞地质问起了安迷修,


就像刚刚开心地接过棒冰的人不是他一样。


安迷修闻言愣了愣,


我干什么了?【安式疑问.jpg】


“老大自从回到宿舍之后就没说过一句话。”


佩利越说越激动,


到最后直接拎着安迷修的领子就提了起来,


安迷修只能双手做投降状耐心地解释着:


“等会儿你先放我下来,棒冰要化了。”




25.


四人又像刚进门一样重新坐好了。


“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啊,而且我今天连他的校服都查。”


可能是安迷修为人一向太过正直,


所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


让他们三个不信也难了。


屋里沉默了三秒后,


佩利忽然一拍大腿道:


“我知道了!。”


此言一出,


其他三个人都像看见神仙了一样看着他,


而佩利也因为太激动所以根本忘记他们是在安迷修的宿舍里了。


“老大不是喜欢安迷修么?所以他才每次不好好打领带,就是为了引起安迷修的注意!可今天安迷修连查都不查他了,他可不就不高兴了嘛!”


佩利说得特别认真,


认真到根本没看见他说到一半时其他两个室友想往他嘴上捂的手。


“你说…雷狮喜欢我?”


此刻被遗忘在角落的安迷修终于张了张嘴,发出了声音。


而与此同时,


门口传来了很规律的敲门声。




26.


门被安迷修打开,


他看了门外站着的雷狮两秒,


然后反手就要把门关上,


可雷狮哪能让他如愿,


脚一伸就把门卡住了。


“我有事要跟你说。”


雷狮难得严肃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也同样严肃地望着他,


半晌,


他突然用两只手捂住耳朵蹲下使劲摇起了头。


“我不听,我不听。”


“你必须得听!”


雷狮看着地上的安迷修翻了个白眼,


然后一把把他拽了起来。


“你听好了,我,雷狮,喜欢你。”


“听清楚了么?”


安迷修看着眼前这个能把告白说的字正腔圆的人,


内心不自觉地软了软,


原来不知不觉间,


我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


“那答复呢?”


雷狮看着面前点头的人说道。


安迷修陷入了无限的沉思,


答复?什么答复?


是指回答他的告白么?


那不行不行,


这太刺激了,


我要去吃跟棒冰压压惊。


就在安迷修这么想着的时候,


雷狮那边早已经等的眉头都皱起来了,


他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后,


揪住他的领子就吻了上去。




27.


“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安迷修刚被雷狮放开,


他就听到耳边传来这么一句话。


“行了任务完成,走了!还有屋里那三个,想赖到什么时候啊?”


雷狮稍稍整了整衣领,


朝安迷修挥了挥手就准备往他们宿舍走,


然后意料之外的,


雷狮感觉有人拉着他帽衫后面的帽子就给他扯了回来,


所以等他的三个室友出来看到的就是两个人抱在一起互相啃的画面。






28.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


但最高兴的人既不是刚谈上恋爱的雷狮,


也不是抢到了限量口味蛋糕的卡米尔,


更不是研究出了坑佩利新方法的帕洛斯,


而是每天提心吊胆生怕被帕洛斯坑的佩利。


原因只是因为他们老大发话了,


说这周终于不用再打安迷修了!


嗯?你说为啥不打了?


都tm在一起了还打个屁啊(╯‵□′)╯︵┻━┻


滚床上打去吧!










Fin



评论(1)
热度(538)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