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终究不过一句我喜欢你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爸爸她杀人了她怎么这么好!!!!!我的妈啊粮太好吃了吧!!!!!!我好爱她啊!!!!!

锁青桐:

*现代paro


*一发完 HE


*幼驯染+各种老梗(老梗真好啊…




—————————————————




*


安迷修在他六七岁那会儿是一个很安静的孩子,别的小朋友出去跑出去闹,他就窝在家里一本接着一本的看图画书。




那天安迷修也是心血来潮的出了门,然后就赶巧不巧的看到了雷狮被一群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小孩子围住的场景。




他当时真的就只是抱着看戏的心思来着,毕竟小孩子打架又不会打出什么毛病来,但当他不经意间瞥到被围在中间的那张小脸的时候,他不知道怎么的就朝雷狮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小的雷狮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气鼓鼓地小脸上还带着不知道从哪蹭上的黑点,他平常最喜欢往头上绑的白色头巾也没有一处是干净的。安迷修看着面前整个人都散发着“脏兮兮”三个字的雷狮,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转过身伸手把雷狮护在了身后。




那是安迷修第一次与雷狮正面接触。




雷狮家跟安迷修家离得特别近,近到只要打开窗户就可以隔空喊话的程度。但介于安迷修成天窝在家里看他的图画书,所以一向喜欢往外面跑的雷狮自然是不可能遇见他的。




可安迷修就不同了,他刚搬来这儿不久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雷狮。从他屋的窗户往外看正好可以看到一个离他们家只有五百米的小公园,雷狮就经常喜欢跑过去玩。有时候安迷修看书看累了,一抬头就能看到一个头上绑着星星图案头巾的男孩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之后他无意间在饭桌上听他妈妈说起来隔壁家的事情,他才知道那个人叫雷狮。




安迷修把那群人打发走了之后拽着雷狮的手就往家里走,雷狮一开始还在后面还吵吵嚷嚷的说不要跟他回去,他吵了一会儿后看安迷修并没有理他的意思索性也就闭上嘴乖乖的跟着他走了。




安迷修回到家之后把雷狮往自己屋地板上一放,就跑去客厅的抽屉里翻东西去了,不一会儿雷狮就看到安迷修一只手捧着一瓶酒精,另一只手拿着一袋棉签推开了门。






“所以你到底怎么惹着他们了?”




安迷修一边低头给雷狮用酒精消着毒,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对面的雷狮撇了撇嘴,嘟囔着道:




“我本来在好好地荡着秋千,然后他们一群人过来后就要我起来,我不肯,他们就把我推下去了。”




安迷修给雷狮消毒的手顿了顿,眉头皱了一下便恢复了常态。




“嗯,以后注意着点吧,你看看你这身上的淤青。”




雷狮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他好像忽然想起什么来着,有些疑惑地看向安迷修。




“那个...我们认识么?”




安迷修发誓他要是手里拿着不是酒精瓶子,肯定早就招呼到雷狮身上去了。








*


不过自这件事之后,安迷修和雷狮的关系亲近了许多,雷狮每次去哪玩之前也都会叫上安迷修,然后就是雷狮负责惹事,安迷修负责擦屁股。




他已经数不清雷狮招惹过多少麻烦了,反正每次安迷修就呆在雷狮身边,然后赶在雷狮要张口说一些难听的话之前把话题转到别的事情身上。




但每次他这样做之后非但讨不着好,还要被雷狮数落一顿,说他不用这样小心翼翼的,反正出了什么事有他罩着自己,当然每次安迷修听他这么说的时候也只能哭笑不得的应下来,然后再把雷狮夸到天上才算完事。




安迷修跟雷狮认识久了,也就发现其实他这个人特别好懂。雷狮喜欢打架不假,打的那些人说实话安迷修也着实看不上,但他还是每次都会尽量用最平和的方法解决,毕竟他从心底里并不是很希望雷狮受伤。












*


他俩第一次吵架是在他们上高中的时候。




高中的时候他俩虽然不是同班,但联系倒是一点没断,中午的时候会一起吃饭,放学了照样一起回家,至少认识他们的人都说安迷修就像雷狮的哥哥一样,但每次雷狮听到这种话的时候都要毫无意义的反驳一句“我才是哥哥!”每到这种时候,安迷修就在一旁温和地笑着,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看向雷狮的目光深情地好似能掐出水似的。




发生变故的前一天雷狮在校门口等了安迷修二十多分钟,然后等安迷修出来的时候雷狮问他干什么去了安迷修也只是很平常地回复他说去交作业了。




但雷狮总觉得安迷修有什么事情瞒着他,所以在他们往回家走的路上,雷狮突然停在一家炸鸡店门口像往常一样跟安迷修说道:




“我饿了。”




安迷修自然知道雷狮的意思,他把书包扔给雷狮后就去排队了。雷狮抱着安迷修的书包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他闲的无聊就想着从安迷修的书包里找本书来看,因为他记得安迷修有带小说上学的习惯。他没什么顾忌的拉开了安迷修的书包拉链,然后便被一张粉红色的信封瞬间吸引了视线,信封的表面还装点了个很可爱的桃心,雷狮在原地盯着信封看了了两秒后,慢慢地又把安迷修的书包拉链拉上了。




安迷修很快地就把炸鸡给雷狮买回来了,所以到雷狮手里的时候连袋子都是烫手的温度。但雷狮却没什么意识的接过竹签扎起一个就往嘴里送,然后就不出意外地被烫得哼哼了一声。




安迷修听到声音后赶忙捏着雷狮的下巴叫他张嘴,他仔细地看了一圈里面的红肉没有被烫出泡的痕迹后才放下心来慢慢地松开了捏着他下巴的手。




然而安迷修没有注意到的是整个过程中雷狮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直到自己放开了他雷狮才垂下眼睛专注于手里的炸鸡。




两人一路无话。




直到离家门只剩几步距离的时候雷狮突然叫住了安迷修,




“你放学的时候到底去干嘛了?”




安迷修愣了愣,随即笑道:




“骗你干嘛啊?真的去交作业了。”




雷狮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安迷修,半晌,他朝安迷修挥了挥手后进了家门。




第二天一早安迷修到雷狮家门口时候就被雷狮妈妈告知雷狮早已经去学校了,他一开始还没太在意,以为只是今天雷狮走的早了些,但等中午他到雷狮的教室找雷狮却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椅子的时候,他才有点开始意识到,雷狮在躲着他。




安迷修感到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他实在是想不通雷狮为什么要躲着他,明明…他忽然瞥到了自己书包里那张粉红色的信封,安迷修愣愣地盯了它两秒后终于把它和雷狮的一系列奇怪的举动联系到了一起。




可安迷修到底还是小看了雷狮。也许是因为这些年相处下来,安迷修自认能把雷狮控制得很好,但事实却狠狠地甩了安迷修一个嘴巴子。




他接到的是离他们学校不远的一个酒吧打来的,他听到电话那头说雷狮跟别人喝着喝着就打起来了的时候,他的心都凉了半截,他赶紧跟老师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后就奔着那个酒吧去了。好在酒吧内部的秩序还算可以,安迷修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被拉开了,他把雷狮从头到脚的检查了一遍。虽然他在来之前就已经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安慰了,但当他真正的看到雷狮的左脸肿起来了之后,他抚在雷狮脸颊上的手还是不可抑制的抖了抖。




雷狮从安迷修来到带他走,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而这次安迷修也破天荒的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俩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




突然安迷修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而后面本来还晕乎着的雷狮就一头撞到了安迷修的背上。




安迷修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真的已经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好了。




“雷狮,”安迷修的声音低得吓人,“我想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盯着雷狮,仿佛要把他盯出洞一般。




而对面的雷狮就像没听到安迷修说话一般,依旧低着头研究着自己的鞋子。




安迷修越看他这幅样子越觉得来气,他一把攥住雷狮的下巴就要往起抬,但却被雷狮一巴掌拍了下去。




“你走吧。”




这是今天雷狮跟他说的第一句话。




安迷修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他拼命压着自己的火气道:




“走哪去?”




雷狮顿时感到有些好笑的哼出声,他抬眼看着面前这张他熟到不能再熟的脸。




“你走啊!”




“你他妈有多远滚多远!”




雷狮冲着安迷修吼完后就绕开他自己继续往前走,安迷修看着雷狮离他越来越远的背影,有些发狠的骂了一句:




“我他妈就是犯贱才会管你!”
























*


安迷修一边不停地看着手腕上的手表,一边有些紧张的望向出口的位置。今天是雷狮回国的日子,他很早就跟雷狮约好了要来接他。




离航班到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但他依旧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从出口出来,就在他又一次低头看表的时候,身后被人冷不丁地拍了一下。




安迷修一回头就看到了那张让他爱恨不能的脸,他自然地伸手接过雷狮递过来的行李,然后拉着雷狮的箱子向地下车库走去。




“去我家坐坐?”




安迷修关上车门后边系着安全带边道。




雷狮闻言使劲拽了一下它那边的安全带后说道:




“好啊。”




安迷修的公寓跟雷狮想象中的差不太多,只不过雷狮看到一水的性冷淡色的家具后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你这装修风格也太简约了吧,”雷狮边到处参观着边发表着自己的感想“你这样可泡不到妹子的哦!”




雷狮本想调侃一下安迷修然后借此活跃一下气氛,但奈何安迷修并没有接他的梗,一时间屋里只剩下了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




安迷修简单的炒了几个菜就端上了桌,然后他趁着雷狮盛饭的功夫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红酒。




“开年会公司老总给拿的,尝尝?”




安迷修拿着瓶子冲着雷狮晃了晃,看到雷狮点头后把酒拿上了桌。




不得不说贵的东西就是有贵的价值,至少安迷修是看出来这瓶酒很合雷狮的意。他看着雷狮一杯接着一杯的倒,刚想习惯性地开口阻止,便被自己心里一股莫名的情绪压下去了。




安迷修就在对面不动声色地看着雷狮一杯接着一杯,直到一瓶酒快见底,雷狮也差不多意识出窍的时候,他才拿手在雷狮眼前晃了晃道:




“还认得我是谁么?”




雷狮听见声音后抬头瞥了他一眼后笑道:




“卡米尔?你怎么过来了?”




安迷修在对面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毛。




“你今天不是说要跟同学去聚会么?”




“是不是又有谁欺负你了?”




雷狮在那边一句接着一句的说着,仿佛对面坐着的真的是卡米尔一般。




“啧,跟安迷修那个混蛋一样。”




安迷修一听到自己的名字顿时来了兴趣,他随即开口道:




“安迷修他怎么了?”




“别跟我提他!一提他我就来气!”




雷狮边说边把脸埋进了臂弯里,半晌,就在安迷修以为雷狮可能已经睡着的时候,他听到对面叹了口气后幽幽地道:




“你说,为什么安迷修不喜欢我呢?”




雷狮这句话一出,就如平地惊雷一般,震得安迷修好久才回过神来,他摸着自己躁动不已的左胸口,然后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














*


他把雷狮洗干净弄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他看着床上睡的毫无防备的某人,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后任命的又跑回浴室冲了个凉水澡。




他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雷狮愣愣地坐在床上,就在安迷修正疑惑着他怎么这么快就醒了的时候,一旁的雷狮突然出声道:




“我刚刚做噩梦了,”雷狮缓缓地说道,“我梦到你不见了。”




安迷修呆了一秒后温柔地揉了揉雷狮的脑袋道: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在这儿呢么?”




屋子里静默了一秒后,雷狮像是才清醒过来一般,突然掀开被子就要下地。安迷修皱了皱眉,这又是怎么了?




“你干什么去?”




“我在这儿睡不好,”雷狮干笑了两声,“我去沙发上将就一晚上就行。”




“站住。”




“我说雷狮,”安迷修死死的盯着雷狮的眼睛道:“你这样撩完就跑,是不是有点不道德啊?”




雷狮在原地反应了好久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刚刚喝酒的时候说了什么胡话,他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道:




“我一喝酒就喜欢乱说话,你别介意。”




安迷修脸上表情平和,心里却早骂翻了天,你喝酒什么样我还瞧得少么?




“嗯,我不介意,”安迷修笑着看向雷狮,“但我得好好回应一下。”




他趁着雷狮愣神的功夫长臂一伸就把他拽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他盯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看了一秒后就直接伸手箍住了雷狮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




安迷修半眯着眼看着雷狮瞬间放大的瞳孔心情大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安迷修终于舍得放弃蹂躏雷狮的嘴唇了,雷狮边靠在安迷修肩头呼吸着难得的新鲜空气,边胡乱拨楞着他的头发不满地哼哼。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混蛋?”




安迷修心安理得地坐享着“混蛋”的称号,顺便还不忘还一句嘴。




“是混蛋也有人喜欢,没办法。”




“安迷修你皮痒痒了是不是?!”




安迷修捂着被雷狮狠狠恏了一把的头发委屈道:




“你忍心么?”




雷狮看着安迷修装可怜的小表情浑身一阵恶寒。




“恶心死了!你快起开!”




雷狮说着就要从他的钳制中解脱出来,却不想被他搂地更紧了。




“雷狮,我喜欢你。”




安迷修突然特别认真的说道。




雷狮脸颊一热,“嗯”了一声。




“我喜欢你。”




雷狮又“嗯”了一声。




“当时那封情书,不是给我的,是给你的。”




雷狮刚想接着“嗯”却感觉自己发不出声音了。




“所以你能再说一遍你喜欢我么?”




安迷修静静地看向雷狮,他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谁会喜欢你啊…”雷狮小声地嘟囔着,“也就是我好心把你回收了。”




雷狮说完后把脸埋进了安迷修肩头,只露出了两只红透了的耳朵。


















Fin



评论(1)
热度(380)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