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不论输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是我的宝啊她是我的神啊呜呜呜呜呜呜😭😭😭😭😭😭救命啊呜呜呜呜呜呜太好吃啊呜呜呜呜

锁青桐:

又名#假酒改变人生#


*现代paro


*一发完 HE




给我宝 @克已 的投喂 (她是我的你们不能抢(正经脸


———————————————


*


今天是安迷修大学开学的第一天,此刻他正提着个特别大的箱子满校园转。




他刚刚才收到学校给他安排的宿舍信息,所以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思考一会儿见到新室友要说些什么。




安迷修的这所大学虽然分数线卡的严,可宿舍环境着实没的挑。一尘不染的楼道,还有旁边绿化空气用的大盆小盆的植物,甚至有的花叶上还残留着还未来得及蒸发的水珠,但对于安迷修而言,最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宿舍是个两人间。




安迷修一边默念着门牌号一边拉着箱子慢慢移动着,轱辘在光滑的地板上摩擦的声音在空旷的楼道里尤为明显。




终于他在一个门牌号为504的门前停了下来,他先掏出手机借着黑屏鼓捣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深呼了一口气后才抬手敲了敲门。




“来了!”




屋内很快就传来了回应,只不过安迷修总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




门很快被打开了,屋内的人好像正在打游戏的样子,就在门开开后他还不忘拿手指快速地戳着屏幕,以至于并没有来得及看他的新室友第一眼。




而此时门外的安迷修早已准备好的亲切和蔼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雷狮?!你怎么也在这儿?”




那个被唤作雷狮的男生听到声音后猛地抬了一下头,然后下一秒就利索的锁上了他的手机,伸手就要把门关上。




安迷修眼瞅着他面前的门离他的脸越来越近,无奈下只好扯过手边的箱子卡在了门缝哪。




“我还没让你进来呢你出去!”




雷狮在门那边喊道。




安迷修索性也不着急了,他伸手拍了拍行李箱上的灰,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回玩摇骰子,把你手机拿出来。”




“你要是摇到的数比我大,我就让你进,要是比我小,就赶紧滚出去找老师换宿舍!”




安迷修听到雷狮的话后微微地笑了下,然后乖乖地掏出了手机。




他点开微信界面,雷狮那边早已经发了一个小骰子过来,圆嘟嘟的三个小红点静静地躺在那里。




“你快点!”




屋里传来了雷狮不耐烦的声音,安迷修一边无奈地摇着头,一边扔出去了一个骰子。


其实安迷修已经好久没有见到雷狮了,所以在刚刚打开门的时候他才会如此惊讶。




他和雷狮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个时候的雷狮才刚学会说话不久,每天除了咿咿呀呀地叫唤就是咯咯咯地笑,可安迷修却从来不觉得这些声音扰人,甚至还很会享受听到这些声音。




但随着雷狮越长越大,安迷修就越怀念小时候的雷狮,因为至少小时候的雷狮不会动不动就跟他吵架。




也许是安迷修和雷狮骨子里相似的地方太多,所以两个人经常无缘无故地就吵起来,有时候赶上吵开心了,还得上手打一打。




可时间一长,不仅是安迷修,连雷狮都觉得不是很好了,所以他们思来想去,终于制定出了一个方案,而这个方案还是雷狮想出来的。




“啧!今天就算我让你的。”




雷狮看着屏幕上对方发来的五个小红点,没什么意思的把手机扔在了床上。




所谓雷狮想出来的方案,就是像这样,用游戏解决问题。




但其实之前安迷修和雷狮玩各种游戏的时候,他赢得次数屈指可数,可这完全不影响安迷修的心情,他能输得开心,也能赢得开心。




安迷修站起身来把手机塞进裤兜,然后弯腰把行李箱顺利的推进了宿舍。




他看着在旁边床上又抱着手机刷起来的雷狮,心想着还是不要让他知道自己刚刚发的其实是一个表情包的事了。




而此时的雷狮正躺在床上一边心不在焉地刷着微博,一边偷偷摸摸地瞄着安迷修。




他真的觉得自己好冤,新学期开学第一天,连床铺都没整好,就要接受跟一个喜欢自己的人住在一个两人间里的事实。




最重要的是,这个喜欢他的人还不表白。












*


那一年还是他俩上初中的时候,一次大晚上他俩连着麦对物理题,但那天雷狮着实是太困了,所以前面的选择题才对完,安迷修就从耳机里听到雷狮这边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他有些尴尬地在那边愣了几秒后才想起来应该挂掉。




但就当他的手指要摁下屏幕中间的红圈时,他突然停下了动作,然后锁上了手机。




那一夜安迷修几乎没有睡,他就静静地坐在桌子前面,边刷着题边听着那边雷狮的呼吸声。




然后很突然地,他停下了手中的笔,拉开手边的抽屉拿出了一只小小的狮子。




这只狮子是雷狮小时候硬塞给安迷修的,安迷修那会儿特别不喜欢这只狮子,因为雷狮就是用这只狮子换走了他的小马。




可他现在却边给手里的小狮子顺着毛,边漫不经心地小声开口道:




“你说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安迷修说完后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抬手摁掉了语音,随着耳机里传来“叮”的一声,通话结束。




然而那个时候的安迷修却没有想到,雷狮并没有睡的那么死,而且还正正好好的听到了这句话。




其实当时的雷狮很搞不懂安迷修到底喜欢他什么,所以他又换了个角度想,如果哪一天安迷修交了个女朋友,他会怎么办?




雷狮机械地咬了一口手里的三明治,嗯,应该会拼了命的拆散他们吧。




这个想法一出,雷狮倒是先愣了两秒,然后他甩了甩脑袋,自我安慰意味十足的想着,没准是自己自作多情呢?因为要是他喜欢我,为什么不来告白?




雷狮突然想通了以后,嘴里咀嚼的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他想着大不了等之后安迷修真跟他表白的时候再说呗。




可雷狮却并没有等来这一天,就算是在初中毕业的班级聚会后,他俩一路回家的时候,安迷修也连一句出格的话都没有说过。




最后还是雷狮先开了口道:




“安迷修,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么?”




一旁的安迷修听到雷狮的问话后愣了愣,然后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目光慢慢地变得温柔了起来。




“嗯...祝你前途似锦。”




安迷修的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甚至还伸出手来表达了一下他的态度。




而对面的雷狮听到安迷修的回答后很不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把安迷修伸过来的手拍的通红。


“这些话你留着跟别人说去吧!”






再之后雷狮还就真没见过安迷修,所以当然也不会知道,那天晚上安迷修回到自己的屋里后,对着被他摆在书桌上的小狮子傻乐了好久。




“我觉得他肯定喜欢我。”




安迷修趴在桌子上小声嘟囔道。
















*


今天晚上有个新生欢迎会,但奈何雷狮和安迷修知道的比较晚,所以等被隔壁宿舍拖过去的时候晚会已经开始一会儿了。




雷狮看着面前满桌子不一样的酒,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微微站起身想挑一瓶过来,但无奈被安迷修从旁边拦下了。




“你别喝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睛,目光里满是担忧。




而雷狮此刻除了气找不到其他形容词来形容自己,他真的是憋屈死了,跟喜欢自己的人一个宿舍就算了,现在还要被他管着不能喝酒。




雷狮刚想开口怼回去,就看到安迷修伸出了拳头。




“三局两胜,你赢我就不管你了。”




雷狮有些气结,这明明是自己想出来的招,怎么安迷修用的这么顺手?




“那我不喝,你喝啊?”




雷狮的本意其实就是想在安迷修这儿扳回一局,但真的听到安迷修“嗯”了一声后,还是诧异的抬了抬眼。




在雷狮的印象里,安迷修还从来没在他面前喝过酒,每次都是雷狮拉着安迷修去喝酒,然后雷狮负责喝,安迷修负责善后。




所以现在难得能看到安迷修喝酒,雷狮突然有些激动了起来,他第一次在想着该怎么输了。




然而结果也并没有让雷狮废太多心思,他输的很彻底。




“我赢了,所以你别喝了。”




安迷修朝他挥了挥剪刀样的手,把酒瓶子又往远推了推。




雷狮看着面前这堆只能看不能碰的酒,有些心痛的闭了闭眼,然后极其认真的挑了一瓶拿到了安迷修面前。




但等到从晚会上出来的时候,雷狮就觉得他可能之前做了一个很错误的决定。他有些嫌弃的看着身上那位意识可能早就出走了的人,把他又往上架了架,艰难地朝宿舍走去。




等雷狮把安迷修扔到他的床上的时候,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雷狮静静地盯了床上瘫着的人一会儿后,抬起脚踹了踹安迷修的腿。




“喂!起来洗漱。”




雷狮被安迷修身上盖不住的酒味弄得皱了皱眉,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安迷修不喜欢让他喝酒了。




床上的人听到声音后慢悠悠地扶着床栏杆坐了起来,然后起身扶着墙朝厕所走去。




雷狮看着眼前的麻烦终于去洗漱了,刚有些安心地坐下来,就听到厕所那边传来“哐”的一声,他赶紧跑过去瞅了一眼,却发现只是安迷修的牙膏掉到了地上。雷狮弯腰帮忙捡了起来后看着安迷修因为醉酒红扑扑地脸闭了闭眼道:




“牙刷给我。”




安迷修乖乖地叫出了手里的牙刷。




“杯子。”




安迷修又乖乖地把杯子递了过去。




然后很快的,雷狮就把挤好牙膏的牙刷和接满水的杯子塞到了安迷修的手里,安迷修呆呆地接过后开始机械地动作了起来,不一会儿,安迷修终于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你在哪坐着干啥呢?诵经啊?”




雷狮洗漱完出来就看到安迷修依旧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以后可不能再让你喝酒了,你看你跟个傻子似的。”




雷狮边借着这个大好机会怼他,边开始给安迷修铺床。




突然,雷狮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安迷修。




“说你喜欢我。”




静默了两秒的后,雷狮突然开了口。




但这回安迷修却没有马上开口,只是静静地拿眼睛盯着雷狮。




“那咱们还是老规矩,我赢了你就说。”




雷狮索性同安迷修一起坐在了床上,侧过头看着安迷修。




“我不跟你说,”安迷修突然出声道,“你又不是雷狮。”




被以为“不是雷狮”的雷狮在旁边愣了两秒后突然笑出了声,他有些后悔刚刚没有录像,他想着要是把这种视频传给他们的初中同学,估计他们都得笑死。




“可我就是雷狮啊。”




雷狮顺着安迷修的话说了下去,他觉得今天的安迷修格外的听话。




“那你证明一下。”




安迷修严肃而认真的审视着雷狮,雷狮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的从他的箱子里面拿出了一只小马。




“这个你认得吧,这回信我了么?”




安迷修看着眼前的小马突然眼睛亮了亮。




“你是雷狮?”




“嗯。”




雷狮答道。




安迷修的目光突然变得极其温柔,就像每一次他盯着雷狮看时那样。




“我喜欢你。”




安迷修轻轻道,“不管是输还是赢,我都会说,”




“我喜欢你,雷狮。”




雷狮在原地呆了五秒之后脸上腾地烧了起来,他明明之前已经模拟过无数次安迷修跟他告白的情景了,可没想到现场听到的冲击力还是大到了不可忽略的程度。




他突然站起身,然后把他刚刚给安迷修铺到一半的被子一股脑的全扔到了安迷修的头上。雷狮觉得他现在急需要冷静一下。




结果他刚想回到自己床上的时候,却被安迷修一把抓住了手,雷狮感受着从另一只手上源源不断地传来的体温,脸上烧得更厉害了。他闭了闭眼,在心里默数了三秒后猛得转过头,掀开安迷修脸上的被子,抱住安迷修的脑袋就亲了上去。






去他妈的冷静。






这是雷狮在他的理智还在时想说的最后一句话。


















Fin



评论
热度(320)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