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伴侣合约

好了我不说了,她是天使,她是神。【暴风哭泣】

锁青桐:

#欢迎观看安雷夫夫打脸记#




*现代paro


*一发完 HE






————————————————


*


今天是周末,可雷狮还是起了个大早。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然后飞一般地冲进了浴室,不一会儿,他就裹了个浴巾从浴室里面跑了出来。




他拉开衣柜随便拿了一套能穿的衣服套上后,蹬上鞋就出门了。




雷狮今天其实是跟人约好了要一起去买衣服的。




他在等电梯的功夫顺便捯饬了两下他的头发,整了整他的衣领,然后就着电梯门照了一下后才满意的掏出手机准备给接他的人打一个电话。




电话顺利的拨了出去,能看出对方还是很有礼貌的,毕竟雷狮只听到了一声“嘟”后电话就通了。




“早安,雷狮。”




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却是腻死人的温柔。




“…我在电梯里了,你到了么?”




雷狮在电话这头尽量忽略从听筒里传来的恶心的声音,咬了咬牙道。




“嗯,你出来就能看到我了。”




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雷狮正好从电梯里走出来。他远远地就看到楼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车窗被人摇了下来,从雷狮的角度刚刚好能看到驾驶座上的人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在跟他热情的打招呼。




雷狮当即挂断了电话,然后很不给面子的回了他一个白眼,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你吃早饭了么?要是没吃我车后面有刚买的豆浆和包子。”




驾驶座上的人说着就要转身拿给他。




“不用了,我吃过了。”




雷狮强迫自己把刚刚听到包子时的口水吞了下去,刚想催促那人快点走时,他的肚子就很不友好的发出了抗议。




声音正正好好的传进了两人的耳朵里,雷狮愣了一秒后一边扯过那人随手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捂住了脸,一边慢慢把手向那人伸了过去。




“安迷修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笑你就完了!”




那个被称作安迷修的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忍着笑把早餐递了过去。




“中午几点跟你妈妈吃饭?”




安迷修抬起胳膊看了眼表后转过头去问正吃得狼吞虎咽的雷狮,雷狮停下了咀嚼包子的嘴想了想后给他比划了个1和2的手势。




安迷修点了点头后却没有把目光移开,依旧正大光明的盯着他。




雷狮被盯地有些不好意思,他微微抬眼瞥了安迷修一下后道:




“你…你老盯着我看干嘛啊?”




安迷修闻言后笑意更深了些,他伸手把车窗摇了上去,然后一手扶住了雷狮的椅背,身子慢慢地向雷狮靠过去。




雷狮看着安迷修慢慢放大的脸后愣了两秒,他低头扫了一眼手里的拿着的豆浆和包子,果断伸手将那个已经被他咬了一半的包子塞进了安迷修的嘴里。




安迷修也被这样的发展弄得有些发愣,他的本意其实就是想告诉雷狮他的嘴角上沾上东西了,却没想到对方直接给他来了个间接接吻,安迷修瞬间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职业受到了威胁。




不过恶作剧也要适可而止,安迷修满意地舔了舔嘴唇,然后乖乖地扯过了安全带。




“你的嘴角吃上油了,一会儿记得擦下,还有,”安迷修边打着了车边转头跟雷狮说道,“谢谢你的包子,很美味。”




雷狮在原地愣了一秒后,突然惊恐地看着安迷修道:




“卧槽安迷修你个变态!!”




















*


雷狮的妈妈要求跟雷狮一起吃饭是一个月前的事情。




雷狮当时接到他妈妈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就知道八成是去相亲的,可他是真没这个心思。




他是个作家,每天除了要对着13寸的屏幕敲敲打打,再就是要接受他的编辑定点催稿的电话骚扰,可现在又多了一个他妈妈。




雷狮觉得自己如果再不找个什么好理由解决一下他的伴侣问题,他下次再跟她妈妈见面可能就是在精神病院里了。




所以他专门挑了一天比较闲的时候去网上查了查,然后就被一个叫做“租借伴侣”的主页吸引了目光。




他点进主页大概看了看,发现这个东西好像还意外的正经,他随手扯了张纸记下了店面的电话和地址,然后拿上钥匙就出了门。




店面的占地面积不大,里面统共就一个咨询台和几套桌椅。




雷狮走进去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个嘴里含着棒棒糖的少女正坐在咨询台那里看着小说。




“请问,这里是可以租借伴侣么?”




雷狮的声音终于吸引了少女的注意力,她把视线从书本移到了雷狮的脸上。




“嗯,你是要租男的还是女的?”




少女的声线没有任何起伏,感觉她就只是普通的在卖一件商品一样。




雷狮看着少女面无表情的脸默了两秒后道:




“...男的。”




少女转身从后面的书柜里拿出了一个册子放到了雷狮面前。




“这是名册,你挑到满意的就告诉我。”




少女说完这句话就又低下头去看她的小说了。




雷狮拿着名册慢悠悠地走到了旁边的椅子上,然后翻开了第一页。




雷狮承认,他当时真的有一点点心动了,而心动的对象还是这个被印在名册上第一页的脸。




他随即合上了手里的名册,然后把它又放回了咨询台上。




“我选好了。”




少女听到雷狮的声音有些惊讶的抬头,“这么快?”




她看着雷狮点了点头后随即问道:“你看上了哪个啊?我得看看他最近是不是空着。”




“第一页的。”




少女闻言挑了挑眉,“嗯挺有眼光嘛,他在我们店的声誉是最好的。”




“我看看啊…他最近是空着的,”少女抬眼看了看雷狮,“那咱们是现在签合同么?”




“嗯好。”




雷狮爽快地点头。




“哦忘了跟你说,我们这个的租期都是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如果还想继续租的话,得再来店里签个合同。”




雷狮感到有些好笑地接道:




“还真有人要租那么长时间啊,那不跟交了个女朋友差不多了么?”




少女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没有接话。




“喏,这是合同,你看看要是没什么问题就在后面签个字就行了。合同一生效,我马上安排你们两个见面。”


















*


“把他手里那套和我刚刚让你拿去的那套都包起来,一起算。”




安迷修指了指雷狮手里拿着的那套西装冲着售货员说道。




雷狮自从刚刚安迷修吃了他半个包子之后就没有再理过他了,他看着面前的安迷修就像个没事人似的给他挑着衣服,心里的火气更大了起来。




雷狮对自己懊恼地不行,为什么每次还没等安迷修做什么呢他就先自乱阵脚了?他真的不知道是该夸安迷修的职业素养高,还是该唾弃自己的意志太不坚定。




雷狮站在店门口看着安迷修交钱的身影突然想到,他以前是不是也对其他顾客这么干过,他是不是也会给他们买早餐,会接送他们去他们想去的地方?




“雷狮?”




安迷修的声音在雷狮的耳边响起,雷狮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呆站在这里好久了。




“怎么了?不舒服么?”




雷狮看着安迷修渐渐放大的脸,心里的异样感又浮现了出来,他有些烦躁地攥了攥拳头,然后一个人朝停车场走去。安迷修看着雷狮渐渐远去地背影微微皱了皱眉,随即也大步跟了过去。




安迷修把衣服搁到后备箱再坐回驾驶座上的时候,雷狮已经在一旁摆出一副“我要睡觉,别打扰我”的姿势了。他看着雷狮闭上眼后微微颤动地睫毛,放轻了声音问道:




“你怎么了?不舒服的话我们去医院看看。”




雷狮一边狠狠在安迷修看不到的地方掐着自己,一边在心里把他翻来覆去的骂了一遍,这个人怎么就这么不懂得看气氛呢?!




但雷狮终究低估了他身旁的那个人,安迷修等了两秒没有等到雷狮的回应后,直接把手放到了雷狮的脑门上,微凉的触感刺激着雷狮,他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然后一巴掌打掉了安迷修伸过来的手。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我没事,我好着呢!你可以不要再管我了么?!”




安迷修静静地听着雷狮冲他嚷完,然后戳着车钥匙上的挂件道:




“雷狮,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雷狮这一通火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地方,他把头扭过去看向了窗外:




“本来有,现在没了。”




安迷修愣了下后说道:




“你想问的我的确没办法都告诉你,这是我的工作,很抱歉。”




雷狮听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后干笑了声:




“那还扯什么啊?开车吧。”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侧脸张了张嘴,却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


“伯母好,我叫安迷修,是雷狮的男朋友。”




安迷修全然不顾雷狮的妈妈和那个传说中的相亲对象的异样的眼光,很绅士地把手伸了出去。




当然雷狮的妈妈并没有给安迷修这个面子,安迷修也不觉得丢脸,反倒是很自然地拉着雷狮在对面坐了下来。




饭桌上的气氛可以说是冷到了极致,可好在饭菜还比较可口,安迷修大概扫了一眼后便开始拿起筷子给雷狮夹菜。




虽说安迷修和雷狮之间的关系本质上就是一场交易,但安迷修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当初拿到雷狮的个人资料的时候,就把这个人的喜好记得清清楚楚,他看着一旁吃的正香的雷狮,努力地把心里那些莫名的情绪压了下去。




“吃到嘴上了,”安迷修在雷狮旁边突然出声道,雷狮听到安迷修的声音一愣,刚想抬手要抹掉,就被安迷修抬起了下巴,用毛巾擦干净了。




“你看你怎么总能吃到嘴上,跟个小孩子似的。”




雷狮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安迷修,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好像真的在安迷修的眼睛里看到了那种名为“温柔”的东西。




不过这种粉红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雷狮的妈妈打断了,她把筷子重重地摔在了碟子上,然后开口道:




“雷狮,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雷狮闻言愣了愣然后下意识地看向了安迷修,而安迷修正巧也看向了他。雷狮慢慢地把筷子放下,站起身准备往外走。他经过安迷修的时候身子突然顿了下,然后再迈开步子的时候,雷狮的耳朵尖烫得吓人。






“别怕,你妈要是打你,我去救你。”






雷狮和他妈妈前脚刚出去,后脚安迷修就蹭到了那位相亲对象的旁边,他看了他面前的这位小姐两秒后,突然开口道:




“我在想,”安迷修拿起他的酒杯随意地摇了摇,“如果今天你的相亲对象不是雷狮,换作是我,”他朝那位小姐的方向又靠了靠,“你是不是也会同意?”




安迷修看着那位小姐越来越红的脸,心里替雷狮十分惋惜地叹了口气道:




“不过可惜了,他不会跟你跟你在一起,我也不会,”安迷修又恢复了两人之间最初的距离,他仰头喝掉了酒杯里最后的一点酒,“毕竟,我是他的男朋友。”




安迷修拿空杯子碰了碰那位小姐还满着的酒杯,“Cheers。”




















*


雷狮的妈妈和雷狮回来后就离开了,当然顺带离开的还有那位相亲对象。




到最后饭桌上就剩下了他们两个。




安迷修大概也吃饱了,所以他就在一旁杵着个脑袋看着雷狮吃。




“够吃么?不够再加。”




雷狮咬着骨头摇了摇头,然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把骨头吐了出去开口道:




“你刚刚没有对那个姑娘干什么吧?我感觉她走的时候脸色不大好。”




安迷修挑了挑眉,有些不高兴道:




“雷狮你的良心呢?我这么积极的帮你处理你相亲对象的问题,你现在却跑过来质问我。”




雷狮其实也就是随口问问,但当他真的看到安迷修的委屈脸时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噗。”




安迷修在一旁看着雷狮的笑脸,嘴角不由自主地就扬了上去,宠溺味十足。




“我们一会儿打车回去吧,我刚刚喝了点酒。”




安迷修边给雷狮夹菜边说道。




雷狮嘴里塞满了东西,暂时说不出话来,只能点了点头。




从餐厅出来安迷修看着在一旁消食的雷狮突然道:




“对了还没问你,你妈妈刚刚都跟你说什么了?”




雷狮的动作顿了下道:




“没说什么,就骂了我几句。”




安迷修看着一旁的雷狮微微皱了皱眉,却也不说破。




“今天难得周日,你还想去哪么?”




雷狮一听马上来了兴趣,刚想开口告诉安迷修,却赶在话脱出口之前咽了回去。




“没什么想去的。”




安迷修静静地看着雷狮,半晌突然道:




“那走吧,我们去游乐园。”




“哈???”




安迷修说完就拽着雷狮的手腕往前走,雷狮无奈只能尽量跟上安迷修的脚步。




“安迷修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说话啊?我明明说的是没什么想去的你…”




安迷修突然在前面停住了脚步,他转过头死死地盯住了雷狮,目光里从未有过的严肃。




“你闭会儿嘴行么?”




雷狮被安迷修的样子弄得愣了两秒后低下头撇了撇嘴。


















*


正因为是周日,所以游乐园里面的人格外的多,当然这也是他们两个进去了才发现的事情。




不过人多倒是不影响雷狮的热情,他从一进来就拉着安迷修东奔西跑,仿佛刚刚在后面吵着不要来的不是他一样。




雷狮喜欢坐过山车,所以整个园子里的过山车他都拉着安迷修坐了一遍。一开始那几个的时候安迷修还没什么事,可越往后他就感觉脑袋晕的厉害,整个人恶心的不行,他本来想跟雷狮说最后一个他就不上去了,但当安迷修看到雷狮那双因为兴奋而格外明亮的紫眸时,他还是拼命忍了下来。




然而结果就是安迷修下来的时候整个脸煞白,两只手抖得特别厉害。




雷狮当然也发现了安迷修的异样,他随即就把安迷修扶到了一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你不能坐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




雷狮在一旁看着安迷修难受的样子又着急又生气。




“你要喝水么?我去买。”




说罢雷狮就向不远处的小卖部跑去了,而安迷修靠坐在长椅上看着雷狮跑走的背影,终于像放弃了什么似的,无奈地笑了笑。




完了,安迷修想道,他把自己埋进去了。




雷狮的水很快就买回来了,他走到安迷修身旁坐下,拧开了瓶盖递到了他的面前。




他这边举了两秒后发现安迷修不接,有些疑惑地探过头去问道:




“你不喝么?”




安迷修感到有些好笑地看向雷狮,他举起那双还在发抖的手冲雷狮晃了晃。




雷狮好像也发现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那怎么办啊?”他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让安迷修陪自己坐过山车了。




“你喂我吧。”




安迷修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却正正好好地传到了雷狮的耳朵里。




而那边的雷狮闻言脸就烧得不行不行的,他踌躇了半晌后举起矿泉水瓶就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口,然后扯过安迷修的领子,对准他的嘴唇把水渡了过去。




安迷修现在的表情可以说是非常精彩的,他看着面前给他渡着水的雷狮心里开心地不得了,他的这位小男朋友真的是永远在给他惊喜。




一口水渡完,雷狮立刻就松开了安迷修,安迷修倒也没有做什么其他出格的事情,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最后还是安迷修开口提议要不要一会儿去坐摩天轮,但奈何雷狮的注意力全被刚刚那件事吸走了,所以也只是惯性地点了点头。




雷狮以前其实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坐摩天轮,因为那个东西动的又慢,耗的时间还长,不如坐过山车过瘾。


可今天雷狮却突然对摩天轮有了好感,他觉得有的时候让时间过的慢一点,也是挺好的。




摩天轮在慢慢的上升,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两个明明是面对面坐着,却始终没有一个人讲话。




就在雷狮踌躇着要不要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安迷修忽然开口道:




“我们的合约还剩10天对么?”




雷狮没想到安迷修一开口是要说这件事,他本来之前积攒着的满腔的兴奋瞬间化为了乌有。


“嗯。”




安迷修顿了顿后抬起头看着雷狮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我准备提早结束这个合同。”




雷狮瞪大了眼睛看着安迷修,半晌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




“你…你就这么不想跟我签这个合同么?”




雷狮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看看人家稍微对你好点你就得意忘形。不过也是,雷狮想着,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对交易对象产生感情的可能也只有自己了吧。




“嗯,我的确不想跟你签这个合同。因为我不希望我们两个是这样的关系。”




安迷修死死地盯着雷狮的眼睛接着道:




“我对现在这样的关系一点都不满意,我想了解更多的你,我想让你每天都像今天一样开心,我想把你藏起来不让给任何一个人。”




“我喜欢你,雷狮,是那种想跟你上床的喜欢。”




雷狮看着眼前人的嘴一张一合,吐出的却全是自己最想听到的话。他把之前攥紧的拳头慢慢展开,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走到安迷修面前,然后抬腿跨坐在了安迷修的大腿上。




雷狮看着安迷修慢慢放大的瞳孔,有些得意的伸手搂住了安迷修的脖子道:




“那现在,吻我。”




雷狮的呼吸就在安迷修的耳侧,他一说话吐出来的热气全部进了安迷修的耳朵里。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目光暗了暗,然后一把压下他的脑袋吻了上去。




















*


一个月后。




安迷修自那之后就辞退了他原本的工作,把雷狮接过来和自己一起住了。




可雷狮每个月必定要有那么今天要回自己家住,因为用雷狮的编辑的话说,自从他负责的这位大大谈了恋爱,稿子比以前写的更慢了。




而且最近正好赶上雷狮最忙的时候,因为月底的时候他的新书就要发售了,到时候还要办签售会等一系列活动,所以他能和安迷修在一起腻歪的时间就更少了。




“你们什么时候办签售会啊?”




安迷修一边收拾着桌子上的剩饭,一边问雷狮。




“30号吧。”




雷狮趴在桌子上答道。




“那到时候我能去么?”




安迷修从厨房走出来准备端走第二波的盘子,却发现雷狮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看着睡梦中的雷狮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过身找了个毯子给他盖上了。












签售会当天会场里都是人,如果不是有作者的小牌牌立在哪,安迷修根本找不到自家的那位男朋友到底在哪。


他看着面前都快排出去的长队有些温柔的笑了笑,果然他的男朋友很厉害啊。




安迷修就静静地在队尾排着,他一边看着前面的小姑娘们一个个欢欢喜喜地捧着书离开,一边盘算着一会儿到自己了要让雷狮写些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迷修终于站到了雷狮跟前,雷狮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人有些惊喜道:




“你怎么来了?”




安迷修笑了笑后指了指他的书,“来要签名啊。”




雷狮看着面前人假装正经的样子,拼命地忍住了笑,也配合他演了起来。




“那你要签什么啊?”




雷狮拿过一旁的马克笔翻开了书的扉页。




“你的名字。”




雷狮闻言愣了愣,“这个太普通了吧,你就没有什么喜欢的话之类的?”




安迷修笑着看着他,




“可是我就喜欢你啊。”




雷狮的脸一红,然后低头快速地签完把书拍进了安迷修手里。




“一会儿一起回家吧。”




安迷修翻开书满意的看了看雷狮的签名。




“好。”
















Fin



评论(1)
热度(511)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