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已,也能叫Rui【入一←这么读】
请不要转载我的文章,(亲友除外
自用⭕商用❌
凹凸/开宝/mjj
安雷/伽小/秋柳
(cp洁癖,不吃逆)

不定期更新,低产
我宝→锁青铜←我宝【夸上天】

【安雷】病人

我jdjejwjwoqosksnbdnxjaoeuur语无伦次!!!!!谢谢墨宝呜呜呜呜呜呜好好吃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锁青桐:

*现代paro

*一发完 HE

*安哥真·有病设定


给我宝 @克已 的生贺!!!(她是我的你们不能抢哦qwq 祝我宝17岁生日快乐!!!

通宵码字真他妈酸爽x


——————————————————


*

“医生,他...”


“是后遗症。”


“后遗症?”
















*

雷狮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是在一个下雨天。


那天雨下的特别大,打伞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等雷狮快到家的时候身上已经湿了一半了。他低头抖了抖身上的雨水,正准备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他突然发觉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抵住了他的腰,他在原地愣了两秒后乖乖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开门。”


雷狮听到从身后传来的极其沙哑的声音后,不紧不慢地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门刚一打开,雷狮就感觉到身后的人狠狠把他地向前推了一把,然后在确保他自己也进来了之后关上了门。


雷狮借着窗外细微的光亮看着跟着他进来的陌生人,棕色的头发,白色的衬衣配上黑色的西裤,一看就是标准的职业装。只不过,雷狮看着白色衬衫下摆那块不寻常的颜色微微皱了皱眉。


“你受伤了?”


雷狮看着对面的人说道。


然而对面人好像根本没有打算跟雷狮好好说话,只是一秒的停顿后,他就朝雷狮的方向走过去,试图想用手里的电棒弄晕雷狮。


可奈何他的伤的确已经搁置很长时间了,再加上一路上淋的雨,雷狮看着对面朝他走来的人在离自己就剩一步的时候,直直地倒了下去。


雷狮盯着倒在自己脚边的人和他手里的电棒看了几秒后,转身去屋里翻起了急救箱。


雷狮因为小的时候总喜欢跟别人打架,所以每次都是弄得满身伤回来,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急救箱就成了整个家里必不可少的东西。


雷狮费了好大劲才把人挪到了沙发上,他看着灯光下那人衣服上鲜明的血迹,然后小心翼翼地解开了他的衬衫。


里面的情形果然和雷狮想得差不多,因为长时间被雨水浸泡的缘故,伤口已经完全感染了,雷狮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先给他消消毒,至于之后复杂的处理就得去医院了。


想罢,他快速地从箱子里拿出了酒精和棉签动作了起来。简单的处理之后,他站起身来又看了一眼沙发上完全失去意识的人,弯腰拾起刚刚被他扔在地下的电棒收好,转身进了卧室。

雷狮躺在被子里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他本来生出的一丝睡意被沙发上的那个人搅得一点都不剩。这太不寻常了,雷狮有些厌恶地闭了闭眼,他现在只期盼着明天早起的时候不要再看到那个人。




“早!去洗个漱然后吃饭吧。”


雷狮是被门外盯了桄榔的声音吵醒的,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昨天晚上那个半死不活的人正在他家的厨房里折腾。


他在原地愣了几秒后又关上了门,然后在第二次打开门后他发现他看到的跟第一次如出一辙时,他才确信了他不是在梦游。


“你的伤好了?”


雷狮趿拉着拖鞋给自己倒了杯水后,靠在厨房的门上漫不经心地问道。


“嗯,早上的时候我自己包了下,现在没事了。”


厨房里站在锅前的人边翻腾着锅里的鸡蛋,边随口答道。


雷狮听罢点了点头接着道:


“那你什么时候走?”


那人听到雷狮的话后手上翻腾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他快速地把锅里的鸡蛋盛了出来,然后转头看向了雷狮:


“这正是我接下来先说的事。”
















*

“借住?安迷修你没病吧?”


雷狮一边吞下嘴里的烤肠,一边毫不客气地说道。


“嗯,可能真的有。”


那个刚刚才跟雷狮互相报了名字的人一脸认真道。


然而雷狮却一点也不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


“我们家只有一个卧室。”


“我可以睡沙发。”


“我不喜欢跟别人一起住。”


“你可以不把我当人看。”


“那我为什么要收留你?”


雷狮看着对面对答如流的人有些气结。


“因为我可以给你做饭。”


安迷修笑着看向对面的雷狮,然后看到对方不再反驳后才低下头安心地吃起了饭。


饭后雷狮边帮着安迷修收拾,边不是很刻意地开口道: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么?关于昨天晚上。”


雷狮这句话一问出口,他就感觉到身边人的身子明显颤了一下。


“哦那个是因为跟别人打架,打架的时候不小心被人划了一刀。”


安迷修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是微微笑着的表情,看得雷狮心里烦地不行。


他从来也没想过能这么快就从安迷修的嘴里听到什么实话,不过这种一眼就能让自己看出来别人在说谎的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雷狮把手里的碗有些重的搁到了水池里,然后随意地抹了抹手后向屋里走去。


“我想再睡会儿,碗你要是不想洗等我起来洗就行。”


安迷修看着卧室的门慢慢被关上后收起了脸上的笑,面无表情地继续把碗端进了厨房。
















*

安迷修已经数不清自己受过多少次这样的伤了,说实话他其实根本不记得这些伤都是怎么来的。他每次醒来的时候都是在不一样的地方,所以他每次为自己的伤所编造的故事也不一样。


相比起真相,他更喜欢自己编造出来的那些故事,因为在他所编造的故事里,自己还是个正常人。


安迷修其实很不想承认,但他也多多少少感觉到了,为什么自己每次受伤的伤口都是那么的相似?原因只有一个,这些伤口全是他自己弄上去的。


所以其实安迷修跟雷狮说的话里有一句是实话。


他是真的有病,而且病的不轻。




安迷修的童年曾经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间。他的爸爸因为被公司裁员之后开始整日整夜的酗酒,白天在外面喝酒,晚上回家就打他和他妈妈。起初还只是上手,可渐渐地,他爸爸就开始往回带各种各样的工具。


安迷修从最开始还知道疼,到后来连吭都不吭一声了。但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从他的父亲开始这样对待他对待他妈妈的那天起,安迷修就决定总有一天他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男人。




安迷修把碗都洗好了之后顺便给雷狮削了个苹果摆在了茶几上,然后自己也躺了下来。他这边刚躺下来就听到卧室那边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他愣了一秒后赶紧闭上了眼睛。


雷狮其实根本没有睡着,他一直在屋里面听着安迷修在外面忙活,终于等到外面安静下来了,雷狮才推开门走出去。他本来是想找安迷修好好谈谈的,可他一开门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已经睡下了的安迷修,他有些无奈地转身进屋拿了个毯子出来,走过去给他搭在了身上。


雷狮看着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的安迷修,突然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往他的脸上摸去,却在马上要碰到的时候被身下人捉住了手。


他已经好久没有体会过被当场抓包的尴尬了,雷狮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想试图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安迷修感到有些好笑地看着雷狮,然后手一撑坐了起来。


“你这么喜欢我?”


安迷修特意在雷狮的眼前晃了晃他俩叠在一起的手。


然后抢在雷狮爆发之前正经道:


“昨天晚上谢谢你。”


雷狮刚想怼他一句,就被安迷修正经的道谢给堵了回去,他不在意地哼哼了一声后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屋内安静了两秒,雷狮突然出声道:


“你准备握着我的手到什么时候?”














*

自从雷狮的家里多了一个安迷修之后,他发现家里比以前干净多了。除了安迷修一个月总有几天是不在家的以外,其他时间只要是安迷修在家,那家里绝对是特别的干净。


但其实家里干不干净对于雷狮来说都是次要的,他比较关心的是安迷修每个月不在家的那几天去了哪。


这天又是安迷修每个月例行不在家的日子,一般这个时候雷狮都是在外面吃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就特别想回家。


他刚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雷狮放轻了脚步往里面走,然后不出意外地在卫生间的门口发现了坐在地下的安迷修。


安迷修的衣服上没有一处是完整的,都是被刀割开的痕迹,雷狮看着坐在地上的人微微皱了皱眉。突然安迷修扶着墙站了起来,他的手里还拿着雷狮家的水果刀,他就这样慢慢靠向雷狮。


但雷狮却一点都不感到害怕的样子,依旧是直直地站在那里。


他好像终于知道安迷修为什么要撒谎骗自己了,雷狮突然特别想抱抱眼前的人,尽管他手里还拿着刀,尽管他下一秒就会刺向自己。


雷狮看着眼前人空洞的瞳孔,平日里鲜亮的绿色早已经消失不见,他突然像下了什么决心般,抓住了安迷修握着水果刀的那双手,对准了自己的胳膊猛地一划。


鲜血涌出的速度特别快,雷狮不由得闷哼了一声,他轻轻握住安迷修的手,然后慢慢地取出了他手里的那把刀。


刀脱离手的瞬间,安迷修的手无意识地动了一下,紧接着雷狮就感觉到他的意识正在慢慢地恢复,不一会儿,安迷修的眼睛又变回了他本来的颜色。


“雷狮…?”


“嗯,是我。”


雷狮看着眼前人终于恢复了正常,有些欣慰地松了一口气。


他感觉到安迷修的视线一直黏在他的身上,雷狮有些下意识的把胳膊向后藏了藏。


“你的胳膊怎么了?!”


安迷修有些着急地抬起雷狮的胳膊,却在看到那个他已经看过无数遍的伤口时,突然没了声音。


“安迷修,这是我自己划的,跟你没有关系。”


雷狮看着慢慢往后退的安迷修解释道。


“安迷修!”


安迷修在听到雷狮吼他之后终于抬起头跟他对视,“你看到了吧,这才是我本来的样子,”他伸开还保持着拿刀姿势的那只手“我也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这样,”安迷修看着雷狮突然笑了,“我可能说不准哪一天一刀下去,你就没命了,这你也不怕么?”


雷狮沉默了两秒后也看着安迷修笑了起来,“那你就试试啊,我等着你。”




















*

安迷修再次醒过来是在医院里,他看着周围白的瘆人的墙呆了几秒钟后才慢慢坐起身。


雷狮端着保温桶进来的时候安迷修刚好朝这边看过来。


“感觉怎么样?”


安迷修瞥了眼雷狮胳膊上的绷带后垂了垂眼道:


“嗯,没事了。”


“你...”


雷狮看着安迷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知道了他想问什么,他拧开保温桶的盖,用勺子舀了一口粥塞进了安迷修的嘴里。


“我没事,你快吃饭。”


安迷修咬着勺子愣了两秒后微微勾了勾嘴角,然后抱着保温桶吃了个干净。




安迷修出院的那天,雷狮起了个大早去接他,然而走进病房的时候被护士告知他昨天晚上就已经出院了。


雷狮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床铺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地上去狠狠的踹了一脚,然后自己一瘸一拐地下楼了。


之后有好一段时间雷狮都没有再见过安迷修,家里安迷修的东西雷狮也给整理出了个小箱子,想等什么时候他们碰到了再让他拿走。






这天雷狮还是像往常一样往回家走,他今天难得买了点东西想自己做一次饭。


他想着安迷修之前弄这些东西的样子把食材大概处理了一下,正准备开火下锅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


雷狮手上还残留着洗菜时候的水珠,他随手抹了一下然后掏出了手机,屏幕上“安迷修”三个大字静静地躺在那里。


雷狮走出厨房,然后又让它响了两秒后才接了起来。


“请问是雷先生么?”


雷狮听着话筒里传来的陌生的女声皱了皱眉。


“嗯。”


“您的朋友晕倒了,您看可不可以帮忙把他送到医院?”


“好的,我马上到。”


雷狮一边夹着手机记了个地址,一边扯了件衣服打开了门。


然后雷狮就看到门外看到了那位已经“晕倒”了的朋友。


他就这么擎着手机跟安迷修对视了好久。


良久,他把手机揣回了兜里转身进了屋。


“你来干嘛?”


雷狮没什么好气的把衣服往沙发上一搭,然后坐了下来。


“如果你是为擅自出院的事来跟我道歉的,那你可以走了。”雷狮用手戳着茶几上的苹果,“哦角落哪有一箱你的东西,别忘了拿…”


“雷狮,”安迷修突然出声道,“你应该还有别的要对我说吧。”


雷狮继续戳着面前的苹果,就像没有听到安迷修的话一样。


“因为我也有话想对你说。”


安迷修自顾自地接了下去。


“我喜欢你,雷狮。”


安迷修看着面前依旧在戳着苹果的雷狮微微垂下了眼睛,随后他转身抱起角落里的箱子向门口走去。

雷狮本来只是想单纯的耗一耗他,却没想到安迷修连这么一会儿也等不住。


他抄起面前的苹果就往安迷修的后脑勺砸过去,“你个病人,回来!”


安迷修被砸到后有些吃痛的哼哼了一声,然后惊喜地回过头。




“做饭去,吃饱了我再考虑一下。”




























Fin



评论
热度(371)

© 黎明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